Hi...歡迎光臨!會員登入 | 加入會員
2014/10/31發表,已被閱讀 16,395 分類:原廠故事
2014  Gryphon原廠採訪(四) 「很多人警告我們,如果Gryphon開始做喇叭,會失去很多朋友。」Flemming這麼說著。

為什麼?因為Gryphon從擴大機起家,在還沒有設計喇叭之前,許多喇叭品牌會很樂意使用Gryphon擴大機來搭配,在全球各地的音響展上可以增加許多曝光的機會,可是如果Gryphon自己開始做喇叭,那麼其他喇叭品牌可能就不會用Gryphon擴大機了。所以,Flemming才透露多年前CES大展上的故事,當年Stereophile創辦人Gordon Holt特別去聽Avalon新推出的喇叭,Flemming也在那裡,Gordon告訴他,許多業內的朋友都跟他說,Avalon新推出的旗艦喇叭非常好聽,所以他特別來聽一下,現在:「我終於知道為什麼好聽了,因為他們搭配的是Gryphon的擴大機。」可是,如果Gryphon自己開始做喇叭,恐怕其他喇叭品牌就不願意用Gryphon了。

受音響怪傑Steen Sa. Duelund的啟發

與Flemming認識多年,從他身上學習到許多音響設計的知識,不過,真正讓Flemming決定要設計Gryphon喇叭,卻是另一位丹麥音響怪傑Steen Sa. Duelund。如果您是喜歡DIY的發燒友,一定聽過Duelund的發燒零件,由丹麥Duelund Coherent Audio製作發售,沒錯,這就是Steen Duelund的公司。Duelund在哥本哈根的一家醫學院教書,但是對音響設計非常熱中,Flemming說他是個天才,但是做起音響設計就像瘋子一樣,根本天馬行空,也因為如此,Flemming第一次見到Duelund,就彼此氣味相投,互相欣賞直來直往的個性。於是,在Duelund的協助下,開啟了Gryphon喇叭三部曲的第一幕:Cantata、Poseidon與Trident。

Duelund有哪些瘋狂的設計舉動?Flemming說他的想法很多,有些幾乎不可能製作出來,譬如他曾經把喇叭單體用牙線「懸吊」起來做喇叭,這種喇叭根本無法生產,也沒辦法在家裡面安裝。而Duelund在喇叭上面研究多年,發展出一套所謂的Duelund法則(Duelund’s Principle),就好像Linkwitz Riely分音濾波一樣,是分音器設計的法則之一,而Gryphon喇叭三部曲的第一幕,三款喇叭全部都是根據Duelund法則所設計。問題是:什麼是Duelund法則?

Gryphon第一款喇叭Cantata,是Flemming與Steen Deulund合作的產物。

Flemming說Poseidon雖然重量超過五百公斤,還是四件式設計,但基本上是放大版本的Cantata

必須先有最優秀的單體

Flemming表示,Duelund法則包含一連串的觀念,並不是一句話就可以說完,但是最基本的法則就是:如果想設計出最優秀的喇叭,首先必須有最優秀的單體。Flemming說,如果沒有好的單體,喇叭的設計最後會變成一大堆補丁,因為設計不良的單體,本身工作不正確,經常產生相位誤差,甚至頻率響應銜接不良,這些都需要靠分音器去補正,可是不好的單體本身已經沒辦法正確工作了,分音器再去做補丁恐怕雪上加霜,越弄越難聽,搞到最後就是把聲音弄得一團糟。

所以,設計喇叭的第一要務,就是找到最好的單體

Gryphon怎麼做?前面說過了,Flemming的任務就是「專業集結」,Gryphon自己沒有足夠的人才來做喇叭單體,所以他們要找合作夥伴,有了Duelund加入,Flemming等於找到對的人來設計單體,但是找誰做?Flemming找上同是丹麥公司的Scan Speak。按照Duelund的想法,Scan Speak有一款中低音單體基本體質很好,只是需要經過修改,於是Flemming就出面去找Scan Speak洽談。

Femming找丹麥Scan Speak修改單體,可是當他講完要修改的地方之後,等於整個單體全部重做,您可以想像Sacn Speak的人有甚麼表情了

廣告

採用訂製單體

Flemming回憶去找Scan Speak的時候,他指著Scan Speak一個5吋中低音單體,告訴他們這是很不錯的單體,Gryphon想要用,但是他希望做一些修改。哪些地方要修改?首先,單體懸邊太硬了,要換軟一點的材料,然後是單體中央的防塵蓋,Flemming想換上類似乒乓球的材質,再來,他們也覺得振膜材質可以換過。講完了嗎?還沒,彈波的材料偏硬,Gryphon的版本要換軟一點的;單體背後的框架一體成型很好,可是太粗了,會影響聲波背波的擴散,要換細一點的框架,但一樣要一體成型;還有,單體原本只有一組正負極端子,Gryphon版本要變成兩組,這樣才能平衡,另外為了提升單體功率承受力,磁鐵引擎也要加大。

您可以想像Scan Speak聽完Flemming講完這些「希望配合修改」的內容,究竟是什麼表情。基本上,Flemming講完這些需求,等於告訴Scan Speak要把這個5吋中低音單體全部重做。舉凡懸邊、振膜、彈波、磁鐵引擎、單體框架、端子等等,全部都要修改,我問Flemming,到底這個單體哪一個地方沒有修改?他說:「有啊!筐體上面那四個螺絲孔我沒意見啊!」

聽完Flemming的「要求」,Scan Speak的反應是什麼?他們馬上說:「你瘋了嗎?做這麼多修改,你知道要花多少錢嗎?」Flemming當然知道,可是為了配合Duelund的想法,再怎麼貴也要準備好「最好的單體」這項材料,所以馬上表明Gryphon願意負擔修改開發的費用。接著Scan Speak的人又說:「這是Duelund的設計吧?以前就曾經聽他這麼說過,我們可能做不出來。」

Deulund的空芯電感,用在Gryphon喇叭的分音器上面,昂貴在哪裡?設計!光是電感繞製的方向與密度,別人家通通學不來。

公開的秘密

Flemming當然不會那快就放棄,想盡辦法說服Scan Speak,其實Scan Speak並不是做不出來,而是如果單體「修改」要像Gryphon這麼徹底,而其他委託Scan Speak製作單體的喇叭公司,全都依樣畫葫蘆,每一款單體都來這麼徹底的翻修,Scan Speak的生意恐怕很難做,研發部門肯定會發瘋。最後,Scan Speak終於同意Flemming的要求,幫他們製作Duelund想要的「最好的單體」,但是有一個條件:Gryphon不可以跟別人講他們的單體是Scan Speak幫忙修改製作的。這有什麼難?Flemming欣然同意。

磁鐵要大,這樣才夠力。換掉!

彈波、振膜、懸邊,通通要換掉!按照Gryphon的想法來做。剩下哪裡沒有改?四個固定螺絲孔的位置。

可是Flemming已經同意不講Gryphon用的是Scan Speak特製單體,怎麼現在又講出來了呢?故事回到Cantata發表的第一年,Gryphon依照往例帶著這對書架喇叭征戰全世界各地音響展,其中在莫斯科的音響展,Gryphon的展房非常大,可是現場就只擺著這麼一對小小的Cantata書架喇叭,但是效果非常的好,甚至比附近幾個大展房裡面的大型音響系統還厲害。許多俄羅斯當地的音響代理商都擠到Gryphon的展房,爭睹(聽)Cantata有多厲害。

在莫斯科的音響展上Cantata大出風頭,結果有一天Scan Speak公司的業務帶著客戶來Gryphon的展房,告訴他們Cantata用的是Scan Speak的單體,Flemming人就在旁邊,覺得很奇怪,不是說好不讓人家知道Gryphon用的是Scan Speak單體的嗎?怎麼你們自家人跳出來搶戲?就這樣,Scan Speak與Gryphon約定的小秘密,變成了公開的事實,Scan Speak也經常宣傳Gryphon用的是他們家的單體,畢竟,Cantata那麼好聽,Scan Speak也有功勞啊!

三部曲之後,還有一對Atlantis,才進入Flemming主導的時代。

圓弧形單體排列

按照Duelund的想法,Flemming與Scan Speak合作「最好的單體」,可是Duelund法則還有第二項重點:絕對的時間相位一致。這件事情聽起來像是老生常談,喇叭設計者不是很早就在談時間相位一致嗎?Flemming說,人的聽覺很奇妙,對時間相位的敏感度,更勝過對頻率響應的敏感度,可是Flemming也說,雖然大家都在講時間相位一致,可是非常難達到。因為高頻跑得快,低頻跑得慢,所以有些人直接把前障板向後傾斜,結果通通往天上發聲了,這種設計的投射角度不對,所以Gryphon的方法是設計成「弓形」,讓單體排列在一個圓弧上,聚焦投射在聆聽者的位置,這樣才能真正做到時間相位一致,而這種單體排列的方式,也是Duelund法則的一部分。

廣告

Gryphon總部裡把Cantata與Mojo這兩兄弟擺在一起,形成有趣的對比。

Mojo書架喇叭是Flemming進一步延伸Deulund法則,加上自己的想法完成的新一代Gryphon喇叭。

Q Controller到了Mojo,就變成這個模樣了!

Flemming強調,Duelund法則更像是一種喇叭設計的哲學,而不是死板的設計規則,所以相同的理念,從小喇叭到大喇叭都能通體適用。所以,Cantata是第一款遵守Duelund法則設計出來的Gryphon喇叭,而之後的Poseidon、Trident,全部都是應用相同的Duelund法則,即便Poseidon已經是重達500公斤,四件式超大型喇叭,但是基本上就是「巨大化的Cantata」。

Flemming又說,Duelund法則還有一項重要的關鍵,就是「簡潔」(Simplicity),Flemming表示,如果單體與各部份元件本身的性能越好,越不需要其他的設計來做修正,譬如低音單體,Duelund要求低音單體要擁有「足以延伸到中頻段」的頻率響應,這並不是要讓低音單體去真正在中頻段工作,而是要讓中頻與低頻能夠「無縫銜接」,兩者重疊得更多,頻率響應就能結合得更自然、更輕鬆。

即將推出的Pantheon,高音也是鋁帶高音,設計方向與Pandragon相同。

採用Q值控制器

不過,我們在Poseidon看到主動式低音設計,這也是Duelund法則之一嗎?未必。Flemming解釋,他在設計擴大機的時候,必須要考慮任何喇叭都能驅動,而且要擁有很好的頻寬與動態,那麼他必須考慮的面向很多。但是現在條件改變了,如果設計只要「推好低音」的擴大機,那麼頻寬就限制在低頻段,就容易多了。所以說,低音採用主動或非主動設計,未必是Duelund法則之一,他只要低頻能夠與中頻重疊夠多,而Flemming採用主動式設計,是要讓低頻段推得好,就算用家搭配其他品牌的擴大機,Poseidon的低頻還是在Gryphon設計的掌握之中。

Gryphon喇叭還有一項別人沒有的特殊設計,也是從Cantata開始,就是「Q值控制器」。什麼是Q值控制?一般我們談到Q值有兩個部分,一個是單體本身的Q值,一個是箱體的Q值,這兩種Q值會交互作用,設計喇叭的人有公式可以計算,不過我們並不打算設計喇叭,只是想瞭解Q值控制到底在做什麼。簡單講,Q值控制就是藉由調整喇叭的Q值,讓喇叭單體與箱體互補,可以增加低頻延伸能力,或者縮小低頻延伸能力。


糟糕,好像越講越玄,我們用Cantata為例,沒有Q值控制的時候,低頻延伸達35Hz,可是加上了Q值控制,低頻延伸可以到20Hz。Gryphon怎麼做到的?Q值越低,單體與箱體的諧振越低,所以低頻就會收束有力,可是頻率響應的延伸只能到35Hz,當Q值調高,單體與箱體之間的諧振增加了,頻率響應就會進一步向下延伸,所以Cantata才能從35Hz再進一步延伸到20Hz。還有,外接的Q值控制器不僅可以調整Q值,增加(或減少)低頻段的延伸,裡面的供電同時幫分音器上的電容充電,這樣可以提升電容的反應速度,這也是Gryphon材有的特色。

Gryphon喇叭的三部曲「第一幕」,在2005年推出Trident之後暫時告一段落,因為Steen Duelund在2005年4月16日過世,這三部曲只能寫到這裡。接下來呢?那是Flemming自己繼續發展出來的新喇叭。有哪些喇叭?2009年的Mojo、2013年的Pendragon、Trident II與2014年的Pantheon。

廣告

新一代Gryphon旗艦Pandragon

開始採用鋁帶高音

談到自己發展出來的四款新喇叭,Flemming笑說這可能不是百分之百Duelund法則的實踐,因為這四款新喇叭都使用鋁帶高音,而不是過去的軟半球高音,鋁帶高音本身是扁平長條狀,總不可能把鋁帶彎曲吧?那單體就壞了。所以,雖然一樣遵守「絕對時間相位正確」的法則,可是新一代Gryphon喇叭有了Flemming加入的新元素。

Flemming說,所有的設計依然是依據Duelund法則,但是他一直很喜歡鋁帶高音的聲音質感,所以他開始研究鋁帶高音,首先在Mojo上面使用,後來延伸到Pandragon、Trident II與Pantheon。

當我們在Gryphon工廠的試聽室,聆聽Pandragon的時候,Flemming告訴我們,Gryphon一直相信「許多」尺寸較小的低音單體,比單一個大尺寸低音更好。他認為低頻的工作原理很簡單,就是讓單體「推動」很大量的空氣,既然要推動大量的空氣,就需要足夠的單體振膜面積。對於Gryphon來說,他們選擇用較多尺寸相對小的低音單體,加上充沛的功率(以Pandragon來說是1000瓦功率模組),會比相同面積的大尺寸單體要好。

Trident II比前一代更高了,一樣是半主動設計。

多個小尺寸低音單體產生足夠發聲面積

Flemming解釋,大尺寸的低音單體就算有足夠的振膜面積,可是為了推動大低音單體,所有的設計都必須跟著變大,像是音圈、懸邊、框體等等,這些都會增加驅動的難度,意思是說擴大機很難抓住大尺寸低音單體,大尺寸低音單體本身的重量,會拖慢振膜反應的速度,這些都是「百分之百的失真」。可是如果使用許多小尺寸的低音單體,可以媲美大低音單體的振膜面積,但也因為每一個元件此寸較小,質量較低,擴大機可以牢牢控制住單體,達到最好的暫態反應,同時消除低音單體運動時的失真。Flemming說,大尺寸低音單體很容易發出「Woo、woo」的低音,感覺好像低頻量感很多,但是實際上總是推著尾巴,那是擴大機控制不住大尺寸低音單體的失真,可能有人喜歡這種低頻,但是那不是Gryphon想要的低頻。

Pandragon不只是平面化單體排列改變Duelund法則的設計,Flemming說,Pandragon的中音使用了2公尺長的鋁帶振膜單體,雙面發聲,這個鋁帶振膜單體改變了Duelund法則的應用。為什麼?因為2公尺長的鋁帶振膜單體,負責了200Hz~18kHz的頻段,涵蓋了7個八度音,幾乎人耳聽得見的頻率,都能由鋁帶振膜單體發聲,這麼寬闊的中頻段,讓Flemming可以捨棄複雜的分音器設計。為什麼?18kHz以上交給4個氣動式高音單體負責,這部分等於只幫音樂加上高頻泛音的延伸,而鋁帶振膜單體實際上可以延伸到50Hz,可以和低音柱非常自然的銜接。Flemming說,他等於靠鋁帶振膜中音,就可以捨棄掉複雜分音器的麻煩是,他說:「就算是Durlund法則,也無法打敗沒有分音器最好的超簡潔設計。」

AMT氣動高音搭配鋁帶中音,讓中頻段完全不需要分頻點。Flemming說,再怎麼簡潔的分音器設計,都比不過不需要分頻。

關於Gryphon的喇叭設計,我大概已經把在丹麥聽到的所有故事,都寫下來了,雖然Steen Duelund在2005年過世,可是Flemming依然珍惜合作的情誼,依然按照Duelund的法則來設計喇叭,當然,Flemming一直在追求進步,新一代的Mojo、Pandragon、Trident II與Pantheon,就是基於Duelund法則上再進一步突破。除了在Gryphon工廠的試聽室聽到以外,我還沒真正近距離欣賞過這一系列「Gryphon喇叭第二幕」,等不及要好好聆聽、研究這些新世代的Gryphon喇叭了!


廠商資訊

進口代理商:亞柏利
電話:(02) 2776-5838
網址:www.artistworld.com.tw

廣告

[專題報導] 數位領域的新思維-2014 Gryphon原廠採訪(五)
在Gryphon採訪期間,印象最深刻的是一張海報:鮪魚群在海洋裡朝著同一個方向游去,只有正中央一條鮪魚朝反方向游。這是Flemming設計的海報,也代表著他擘劃Gryphon的方向與眾不同,不僅是不落俗套,更要有一番自我創見...《 全文

[專題報導] 優雅與力量的合體-2014 Gryphon丹麥採訪(一)
Gryphon總部所在地,位於Ry湖畔,距離丹麥第二大城Aarhus大約40分鐘車程,不過我們準備參訪的Gryphon工廠,並不是Gryphon的誕生地,而是去年剛搬過來的新廠區,這也是為什麼代理商這次安排這麼多總編輯一起來丹麥採訪...《 全文

[專題報導] Ry湖畔的音響傳奇-2014 Gryphon原廠採訪(二)
Gryphon工廠位於Aarhus附近的Ry Lake湖畔,從Aarhus開車過去大約四十分鐘車程。不過這不是Gryphon最早的根據地,而是去年才搬過來的新工廠,距離原本的舊工廠大約200公尺,不過規模擴大了許多,而且,Gryphon合夥人Valdemar ...《 全文

[專題報導] Flemming談擴大機設計-2014 Gryphon原廠採訪(三)
 
  
(多關鍵字搜尋時,請以半形「,」隔開) 

Esoteric SACD新片上市
Esoteric SACD精選經典類比錄音重製成SACD/CD hybrid唱片,早已成為發燒友與音樂迷爭相搶購的對象,因為每一張均採限量發行,第一版賣完就不再重發的策略,貴在質精而不在量多,每每有新片推出,總是三兩下便完售。最近Esoteric SACD...《 全文

Vitus Audio MP-P201 MKII唱頭放大器
丹麥Vitus Audio旗下有三個主要系列,分別是:Reference、Signature以及Masterpiece系列,而本次要介紹的MP-P201 MKII就是隸屬於Masterpiece大師級系列中的唱頭放大器。光看照片就應該看得出來這款MP-P201 MKII絕對是重量級...《 全文











丞遠傳媒股份有限公司 版權所有 ©2007 HanMedia Inc.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