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9/01/01發表,已被閱讀 5,125 分類:人物專訪
專訪Brodmann總裁 在台北音響與藝術大展上,首度認識維也納Brodmann的CEO:Bernd Gruhn,這才把Brodmann的前世今生搞清楚。Bernd敘事論理有條不紊,也釐清了我多年來對他們家喇叭設計的誤解,而這整個故事要從Brodmann與Bosendorfer鋼琴開始講起。

從鋼琴品牌到喇叭品牌

Brodmann最有名的客戶,莫過於貝多芬,Bernd說他們有歷史考證
國際間各大音樂廳必備的演奏用琴,莫過史坦威(Steinway)與貝森朵夫(Bosendorfer),史坦威是後起之秀,二十世紀才稱霸,十九世紀時則由貝森朵夫獨領風騷,但是Brodmann的故事更早,1796年時,Joseph Brodmann開始在維也納製作演奏用鋼琴,而且受到許多鋼琴家歡迎,而Brodmann最有名的客戶,莫過於貝多芬,Bernd說他們有歷史考證,Joseph Brodmann在1826年退休(貝多芬在那一年過世),他把公司賣給得意的弟子Bosendorfer,此後成為十九世紀最受歡迎的鋼琴,直到今日。

後來Bosendorfer被Yamaha收購,有四位員工自立門戶,搬出老師Brodmann的名號當品牌,標榜自己是維也納音樂文化的傳承者,而Yamaha對原本Bosedorfer的喇叭品牌不感興趣,於是Brodmann便接手喇叭設計的技術,找來原本的設計者Hans Deutsch,重起爐灶,就成了現在的Brodmann喇叭。所以,當您看到Brodmann長得與Bosendorfer喇叭極為相似,放心,是原班人馬操刀,只是品牌改變,內容依然原汁原味,技術內容還與時俱進。


與喇叭設計者有三十多年交情

Brodmann總裁Bernd告訴我,他與設計者Hans Deutsch認識數十年,而且機緣巧妙。Bernd說他是薩爾茲堡人,在很年輕的時候存了錢想買喇叭,跑到音響店視聽比較,那時候聽了好幾款德國品牌喇叭,各有各的好,但卻不是Bernd的菜,一直到他聽到一款長得不怎麼樣的喇叭,可是聲音卻讓他驚為天人,Bernd告訴音響店老闆,這就是他想要的喇叭,可是老闆跟他說,抱歉,以你的預算買不起,可是老闆認識喇叭設計者Hans Deutsch,他也是薩爾茲堡人,音響店老闆請Bernd直接聯絡他,看看是不是可以用較低的價格,買一對錄音室試做樣品,就這樣,Bernd認識了Hans Deutsch。

物理專業並擁有半導體公司

不過Bernd並不是音響業界人士,1980年代Bernd認識Hans Deutsch,是為了買他的喇叭,Bernd學的是物理,從事半導體業,所以他來過台灣很多次,但跑的地方是竹科,而不是音響展,這次是Bernd第一次以Brodmann CEO的角色訪台。我問Bernd,既然他還有一家與半導體產業相關的公司,怎麼會跑來接手Brodmann?

原因還是出在Bernd與Hans Deutsch多年的交情。當Brodmann鋼琴創立時,同時想做Brodmann喇叭,找到Hans Deutsch,這位資深音響設計師馬上找Bernd商量,他說自己懂工程,不懂商業,沒辦法處理生意上的事情,拜託Bernd幫忙,所以他就加入了公司。

Bernd說,原本Brodmann區分為鋼琴部門與音響部門,後來他們發現這兩個事業領域,消費族群不同,銷售通路也有差異,於是把音響部門獨立出來,還擴大投資,Bernd因為多年來對音樂與音響的熱情,於是藉著增資的機會,增加持股,並擔任Brodmann音響的CEO。

好,故事講到這裡,我們知道Brodmann就是原本Bosendorfer的延伸,就像19世紀初Brodmann鋼琴變成Bosendorfer鋼琴那樣,現在的Bosenforfer喇叭變成Brodmann喇叭(寫到這裡我都覺得像在念繞口令)。新的Brodmann不僅繼承原本Bosendorfer的技術,而且還更加精進。

音響設計師是不折不扣的工作狂

Bernd說,在1980年代他認識Hans Deutsch時,就認為他是天才型的音響設計工程師,他說Hans Deutsch是個工作狂,每天工作超過十五小時,而且從來不休假,Hans Deutsch說工作就是他的全部,如果不工作可能沒辦法活下去,這果然是工作狂會講的話。而且,Hans Deutsch其實是個音樂人,早年參加樂團(唱人聲)時,還曾在指揮大師卡拉揚手下演出,而他也是卡拉揚的音響顧問,就是在指揮大師鼓勵之下,Hans Deutsch才自立門戶創立音響公司。

廣告

喇叭內部阻尼吸音的負面影響

1980年代Hans Deutsch以ATL為名,推出獨門Horn Resonator,這是ATL擁有專利的喇叭音箱設計。Bernd開始在iPad Pro上面用Apple Pencil畫圖,在傳統音箱設計上,喇叭箱體的容積與頻率響應相關,越大的喇叭箱體,低頻延伸與量感越好,假如要縮小喇叭箱體,但維持一樣好的低頻延伸與量感,可以加上低音反射孔,這個原理是1860年代德國物理學家霍姆荷茲(Hermann von Helmholtz)發現,低音反射式音箱就是利用霍姆荷茲共振效應(Holmholtz Resonator),強化低頻延伸與量感。

Bernd說,低音反射式音箱可以用較小的音箱容積,強化低頻延伸與量感,但缺點是會在低頻某些頻段產生過多的量,讓低頻聽起來不自然,為了減少低頻延伸不平均的問題,必須要把「多出來」的低頻能量吸收掉,最簡單的方法就是吸音,所以喇叭內部塞入吸音棉,就是要把「多出來」的低頻吸收掉,讓低頻延伸回復自然的線性衰減。

看出問題在哪裡了嗎?低音反射孔利用霍姆荷茲共振效應,強化了低頻能量,但卻扭曲了低頻自然衰減的線性,讓聲音不自然,所以我們要靠吸音棉來降低多出來的能量,但是已經破壞掉的自然低頻延伸曲線,很難靠吸音來還原,聲音波形不管怎麼修補,一定會有若干凸起或凹陷,低頻聽起來就不自然。

創新的Horn Resonator專利設計

ATL怎麼解決低音反射式音箱的問題,就是Hans Deutsch獨家的Horn Resonator,假如我照字面翻譯,稱之為「號角諧振器」,肯定是有看沒有懂的專業術語,可是Bernd是學物理出身的,知道如何用淺顯的話來解釋困難的問題,這才讓我了解以前採訪Hans Deutsch時,都被他講的話給誤導了。

Bernd說,假設我們在一個房間裡面擺放鋼琴,大門打開,我們站在門口可以聽到什麼?當然是鋼琴聲,而且頻率響應完整,假如我們把門關起來,只留下一小條縫隙,此時我們站在門口聽,還是可以聽到鋼琴聲,而且幾乎都是低頻,因為高音波長短,會在空間裡面反射,自然衰減,而低頻波長較長,密閉空間裡面不斷反射,也無法消除能量,所以會從小小門縫中穿透出來。

這是什麼道理?小小的門縫變成了低通濾波器,衰減了高頻,同時強化了低頻,中間完全沒有任何被動式電子元件,而Horn Resonator就是利用相同的原理設計喇叭音箱。Bernd表示,Horn Resonator可以從30Hz開始,以每個八度音強化4.5dB低頻量感,所以不需要很大的音箱容積,就可以讓低頻量感增加,而且沒有低音反射式音箱低頻不自然的問題。


從1980年代起歷經二十多年三代改良

Bernd解釋,Horn Resonator並不是一開始就成功,ATL第一代的產品,內部還是有吸音棉做阻尼物,然後第二代把Horn Resonator改為兩側斜前方,打開隙縫,而到Bosendorfer與Brodmann時代,才把隙縫開在喇叭側面,並且加上鋼琴響板,但是這三代技術演進的關鍵,在於內部吸音棉阻尼物完全取消。

Bernd表示,Hans Deutsch認為樂器沒有阻尼物,可以發出美妙的音符,可是喇叭音箱卻用阻尼物,吸收「多出來」的能量,這完全不合理,所以他努力要去除不必要的阻尼物,師法樂器的發聲原理。

造成誤解的鋼琴響板

可是從Bosendorfer到Brodmann,這句「師法樂器發聲原理」的解釋,引來許多音響產業界的嘲諷,認為他們根本不懂得如何設計喇叭。為什麼?樂器靠振動發聲,所以不能加上阻尼,但是喇叭並不是樂器,喇叭箱體不應該有諧振,那會帶來不必要的音染,但是Brodmann所謂的「師法樂器」,是要把內部阻尼去掉,而那些阻尼是為了修正低音反射式音箱產生的額外能量,而Horn Resonator的設計,就是要讓音箱能「自然地呼吸」,而不靠阻尼物吸音來修正的低頻的頻率響應。

Brodmann還有一個容易讓人誤解的設計,那就是所謂的「鋼琴響板」,在Brodmann喇叭兩側,有長條形的MDF板,與中低音單體之間保持4公分距離,而Horn Resonator則藏在喇叭底部。因為當年Bosendorfer的行銷部門看到鋼琴響板的字,就告訴大家這樣的設計讓喇叭像Bosendorfer鋼琴那樣共振發聲,Bernd說那根本是行銷用語,原理完全不是如此,這也造成了外界對Brodmann的誤解。


Bernd解釋,鋼琴響板的道理,是利用4公分的狹小縫隙,讓低音推動的空氣,從隙縫當中加速,並且均勻地擴散,鋼琴響板本身根本不會共振。還有,Bernd說鋼琴響板的長度,對聲音其實有影響,但是很難用數據解釋。Bernd表示他們設計了不同長度的鋼琴響板,聽起來效果都不太一樣,想要找數據佐證,於是將喇叭委託德國著名大學的無響室測試,沒想到不同長度的鋼琴響板,測量出來的頻率響應一模一樣,這代表傳統的測量方法,無法知道鋼琴響板長度的影響為何。

廣告

去除箱體內部阻尼讓喇叭自由呼吸

現在可以了解Brodmann所謂的「師法樂器」是什麼道理了!樂器沒有阻尼物,喇叭也不應該有阻尼物,但是喇叭箱體依然需要足夠的剛性,不能像樂器那樣共振,而沒有內部阻尼的喇叭,代表沒有需要修正的頻率響應扭曲或失真。Bernd笑著說:「Brodmann喇叭完全捨棄了內部吸音阻尼,放進去的只有維也納新鮮的空氣!」

採訪到這裡,Bernd說全新推出的JB 175與JB 205,裡面還有創新的設計,但他在咖啡廳無法解釋,要回到展場看喇叭才知道,於是我們回到鴻運音響的展間。Bernd卸下側面的喇叭保護罩,請我看中間的一個中低音單體。


獨立在音箱中間的Pure Voicing System

這個中低音單體固定在透明壓克力板上,而頂部與側面有縫隙,這是Brodmann所謂的「Pure Voicing System」,只見於JB 175與JB 205旗艦喇叭。原來這個單體完全沒有經過分音器,採全音域工作,高低兩端完全自然衰減,沒有任何被動元件的修飾,可以重現最自然的中頻。

Bernd說Brodmann所謂的自然重現音樂,講的是「自然發聲樂器」,他說鋼琴、小提琴或銅管,都是自然發聲的樂器,我們可以有真實的參考,可是電吉他就不是,吉他手加入什麼樣的效果,完全沒有參考點,而Bernd認為Brodmann喇叭,是重現「自然發聲樂器」最為自然且真實的喇叭。


多個高音單體設計有道理

接著我站在JB 175喇叭前面,問Bernd為什麼要採用多個高音單體設計,像JB 175有三個高音,這與一般點音源設計的道理不同。Bernd說這是為了讓喇叭適應大空間聆聽,他說在音響展的空間並不大,所以必須關閉一個高音單體,可以用喇叭背後的開關切換,假如空間非常大,那就需要讓三個高音單體都工作。

至於我講的「點音源」設計,Bernd說如果距離喇叭很近來聽,當然有問題,但是在1.5公尺之外,這些高音單體的擺放位置都很近,聲波經過投射距離擴散,就沒有相位差的問題。


善於講解物理聲學原理的CEO

經過Bernd的解釋,我對Brodmann的技術內涵有了多一番的認識,或者說,解答了我過去的疑惑,Bernd說Hans Duetsch是他非常尊敬的設計者,但是他解釋音響技術有時會跳躍性思考,容易造成誤解,所以擔任CEO的Bernd,用他學物理的專長,進一步闡述Horn Resonator的原理,這項技術並不是要讓喇叭共振,而是要去除喇叭箱體內部阻尼,讓喇叭自然地呼吸,重現自然發聲樂器最真實的原始面貌。還好,有Bernd如此詳盡的講解,這才導正我過去對他們家喇叭設計理論的誤解。

廠商資訊

鴻運音響
地址:台南市崇學路259號之5
電話:06-289-4551


廣告

[試聽報告] 處處顛覆認知-Brodmann F1落地喇叭
奧地利的鋼琴/喇叭廠牌Brodmann所推出的入門級落地喇叭F1卻採用密閉式箱體設計,而且只靠一個高音單體還有5吋大的中低音單體,就可以發出豐沛能量。究竟,Brodmann原廠在F1上動了什麼手腳,讓這對喇叭得以以小搏大...《 全文

[新聞] 入門款也有優雅身段-Brodmann F1落地喇叭
來自維也納的Brodmann,其實與鋼琴品牌Brodmann系出同源,背後的經營團隊其實大多來自貝森朵夫,所以設計元素也與過去的貝森朵夫喇叭相似,這款F1是Brodmann入門系列Festival Series最小的落地喇叭,身高僅有92.9公分...《 全文

[新聞] 簡潔優雅維也納風情-Brodmann F2落地喇叭
Brodmann F2型體瘦長,喇叭正面只看到一個絲質軟半球高音單體,而中低音單體藏在喇叭兩側,俐落的設計線條展現極簡風格,不過F2使用的喇叭設計原理,與旗艦喇叭幾乎一樣,都是應用Horn Resonator技術,用較小的喇叭箱體容積...《 全文

[新聞] 師法樂器的喇叭-鴻運音響取得Brodmann代理權
[新聞] 最美麗的喇叭-Brodmann JB 175喇叭
 
  
(多關鍵字搜尋時,請以半形「,」隔開) 

Gauder Akustik DARC 60落地喇叭
德國的Gauder喇叭旗下共有四大系列,包括配備複雜龍骨結構的旗艦Berlina系列、搭載全陶瓷單體的Ceramic系列、入門級的Arcona系列,以及全鋁合金箱體的DARC系列。這款DARC 60落地喇叭是DARC系列當中最小的款式,但是高度也有103公分《 全文

總裁親說WBT專利技術
公司創立於1985年的WBT是最早投入音響專用端子製造的廠家之一。如今,歷經三十多年,WBT已然成為業界翹楚,他們家的產品,是音響製造商和音響手作者心中數一數二的高階端子選擇。他們最新一代的高階端子為Nextgen系列...《 全文











丞遠傳媒股份有限公司 版權所有 ©2007 HanMedia Inc.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