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7/07/11發表,已被閱讀 21,060 分類:原廠故事
史特拉底瓦里名琴的風采 「故事從米蘭中央車站的某一個傍晚開始的:兩個熱愛音響的好朋友,剛參加完盛大的音響展覽,正準備搭車返回Vicenza的家,時間是1970年代末期。他們互訴彼此對音響展再一次的失望,頂級的音響器材,並沒有聽到從靈魂深處感動的音樂。沒有一項器材可以發出他們想要的『那個』(that)聲音,是倆人彼此能夠感知,卻苦尋不著的『那個」聲音。於是在回家的路上,他們描繪了心中的夢想,要製作可以傳達音樂的實體、靈魂,成為極致的音樂重播來源。」這個故事的主角之一,就是Sonus Faber的創辦者Franco Serblin。

義大利Sonus Faber所推出的Stradivari Homage、Amati Homage與Guarneri Homage三部曲,為喇叭設計與製作建構了全新的美學思維。Franco Serblin跳脫了「器」的範疇,踏進了音響器材的美學,全世界的音響設計者與音響迷都上了寶貴的一課,原來我們追求音樂重播的最高境界,根本還是追尋對美的憧憬、美的期待,從具像的形體到流動的聲音,演示音樂重播的美學意境。


Sonus Faber的靈魂,藏在原創性與傳統技藝的結合,精挑細選的木頭材質、義大利真皮包覆,每一個細節都是傳統技術的延伸,但發聲的元件則挑選全球最專精的廠商合作。在Franco的心裡面,Sonus Faber的產品必須符合四項設計原則,包括了:

第一、聲響的和諧(Acoustic Harmony)
為了創造可以重播音樂內涵與真實樂器的來源,必須超越「高傳真」(High Fidelity)的範疇,進入「完美協調」(Perfect Correspondent)的思維境界。這就是Sonus Faber所謂的聲響的和諧,所以他們師法魯特琴的概念,發展出創新的喇叭設計領域,他們也相信,喇叭再生的聲音的質地,關係到聲響的共鳴、箱體的造型、材質,一如自然樂器的發聲原理。

第二、視覺的和諧(Visual Harmony)
當喇叭存在於室內空間當中,就成為生活擺設的一部份,肩負著音樂再生與傢飾雙重功能。Sonus Faber喇叭的建構概念必須與美學元素相配合,從概念草稿開始,到最後的細節,功能與形式的美學需求必須同時滿足。就好像精緻的樂器一般,其形式同時決定聲音的個性。任何成功的設計,其美學價值判斷,必須與其功能一致。Sonus Faber的說法非常感性,但直接講就是既要好聲音,同時要具備宛如藝術品的造型。

第三、工藝水準(Craftsmanship)
Sonus Faber喜歡別人稱呼他們的產品是「工藝品」(Craftwork),因為他們的工藝水準一向是他們自豪之處。他們自詡運用當代工藝技術,表現人性的敏感與偉大,這讓Sonus Faber的工藝拉到了藝術(art)的層次。喇叭箱體以手工實木製造,選用最高等級的木材,並且遵循獨特的木材處理過程,從乾燥、打磨到上漆,全部都是Sonus Faber的技藝表現。

第四、科技水準(Technology)
Sonus Faber關於聲音擴散的設計,採用了北歐最知名的專業技術。早期Sonus Faber使用Dynaudio的單體,後來則向Audio Technology、Seas、Scan Speak訂購客製化的單體,所以他們宣稱採用北歐技術,因為這些廠商都來自丹麥。


該如何為Sonus Faber的介紹做結尾?我想還是以設計者Franco自己的話來總結最恰當:「Sonus Faber的意思就是『手工製作的聲音』,我們傾注熱情手工打造,超越被動式的聆聽,賦予音樂新的生命力:音響評論家們認為我們的喇叭就像是樂器一般,真正表達出音樂的精髓。」聆聽之際,彷彿史特拉底瓦里名琴一般的動人風采,正是Sonus Faber無可匹敵的迷人之處。

廣告
  
(多關鍵字搜尋時,請以半形「,」隔開) 
德城 DC-Cable S-320喇叭線
我們恐怕再沒機會開到 Mercedes Benz 的 S-320 新車,卻可以擁有 DC-Cable 的 S-320 新款喇叭線。小李完全沒有跟我提過任何關於 Mercedes 的事,但S-320這是個有傳奇性質的命名,道出了德城與名展對此線的期待。我要說:作為這個世代的 S-320,DC-Cable ...《 全文

McIntosh MCD85 CD/SACD唱盤
McIntosh以經典機種MC275的機型為靈感,開發出一系列新世代的入門機種,包括最早推出的MA252綜擴,還有C8前級與MC830單聲道後級,更有CD/SACD唱盤MCD85,悉數具備鑄造鋁的機箱,搭配拋光不銹鋼的前方斜面面板。這樣一來,用家就可以...《 全文

丞遠傳媒股份有限公司 版權所有 ©2007 HanMedia Inc.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