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9/01/14發表,已被閱讀 29,139 分類:原廠故事人物專訪
專訪Ayre總裁Charles Hansen(三) U-Audio問:在Hi-End音響業界這麼久,你認為優秀的音響器材應該具備怎樣的特質?

C.H.答:
很簡單,我認為好的音響,就是要讓所有的音樂播放起來都很好聽,無論錄音品質如何!長期以來,我們都接受了一項命題,或者說是Hi-fi音響的迷思,大家認為不好的錄音,聽起來就會難聽,而好的錄音就會好聽,但是我要鄭重聲明,這樣的觀念是錯誤的,而我在MX-R上面的研發努力就是要證明好的擴大機,無論錄音如何,都必須悅耳動聽。

(停頓沈思)我現在想不出比較好的譬喻,但是我的立論是不好的錄音,會引發更多擴大機上面既有的缺點,所以音樂的重播會變得很糟,差勁到不堪入耳,所以我們要回到擴大機本身的問題來考慮,想辦法減少放大過程當中產生問題。
讓我們回到錄音的本質,每一張唱片的製作過程當中,要經過許多階段,從樂團安排、麥克風架設、配線、錄音、混音、母帶製作、壓片等等,每一關都可能牽涉不同的技術人員,任何瑕疵都會在當中發生,所以我們才會說優秀的錄音得來不易。但是在放大的過程當中,擴大機本身如果存在不好的因子,不好的錄音會讓這些問題更為嚴重。


有些音響評論會說:「這部擴大機太好了,所以你連錄音當中的瑕疵都聽得清清楚楚!」這個道理真是讓人費解,為什麼愛樂者花錢投資音響器材,竟是為了聽清楚錄音當中的瑕疵?這不合邏輯,從頭到尾的錯,我們怎麼告訴消費者,花了30,000美金的音響系統,只有少數優秀的錄音可以聽,怎麼說都不對。但是我又不希望設計出有音染的器材,像是單端直熱三極管,當中存在很多二次諧波失真,解析力不夠好,驅動力也有限,但可以讓所有音樂聽起來悅耳,這是用音染改變音樂本來面貌,好聽卻不真實。

當我想通了「好音響必須讓所有的唱片都聽起來好聽」的命題之後,MX-R的設計過程就大幅度提高聆聽測試的比例,我一直不斷聆聽,直到發現聽起來不好聽的唱片,找出不好的問題所在,反覆修正調整,所以這部MX-R後級前後花費四年多的時間來研發。在MX-R我們達到的成就,是要維持擴大機既有的強大驅動力、高度解析、高度透明感與動態對比,但即使遇到不好的錄音,依然可以擁有高度的聆聽樂趣,即使你知道錄音本身有些瑕疵,但音樂依然悅耳。

U-Audio問:這麼說起來,儀器測量在Ayre並不是最重要的考量?

C.H.答:
設計時我們使用非常數學的方式,仔細計算各個環節的相互影響,但同時我們非常重視聆聽測試。有點像是現代物理學,我們以為大家完全懂得原子裡面的結構,但事實上不然,到現在發現的結構越來越複雜,但是大家瞭解越多,就知道現代物理學的限制在哪裡,甚至認為我們所理解的物理學,比我們所不瞭解的真相還要少得可憐。

這和音響的設計很類似,當大家都知道基本的線路原理之後,似乎一切答案都很清楚,但實際上每一家音響廠商做出來的器材,聲音聽起來都有差異,表示測量的手段不足,無法清楚從數字來描述音樂重播的品質。

在我認識的設計者當中,有些人非常喜歡儀器測量,有些人則特別喜歡聆聽測試,舉例來說,像是Jim Thiel(Thiel喇叭的設計者)就是非常重視測量的人,而且做出非常好的喇叭。但David Wilson就是特別喜歡聆聽測試的另一個極端,譬如最近Wilson Audio推出的Max 2喇叭,在TAS和Stereophile都有試聽報告,尤其Stereophile,主觀試聽評論寫得非常好,甚至說是他們聽過最好的喇叭,但是在測試圖表上看起來卻不怎麼樣。在重視儀器測試與聆聽測試兩個極端之間,設計者必須做出取捨,我盡可能在兩者之間取得平衡。

廣告

U-Audio問:所以比較適合Ayre擴大機搭配的喇叭是……?

C.H.答:
這個問題很有趣,每一款喇叭都有自己的個性,但是在我的設計當中,Ayre擴大機可以搭配任何喇叭,並且獲得很好的效果。關於搭配的問題,舉例來說,單端三極管搭配某些高效率喇叭,播放弦樂四重奏時真是好聽得不得了,但是換上Led Zeppelin,聽起來就非常糟糕。

在我設計的過程中,各種音樂類型的播放都必須要達到Ayre設定的水準。就像花生醬加上巧克力是土司麵包的絕配,但人不能只吃花生醬巧克力配麵包,音樂也是一樣,我們不能要求使用者只聽某種類型的音樂。Ayre所設計的擴大機,一定要能重播各種類型的音樂,而不是某些音樂表現很好,其他音樂難聽的擴大機。所以Ayre的努力,都是要讓擴大機可以搭配任何喇叭,並且播放任何類型的音樂,都能表現悅耳動聽的內涵,同時維持音響所要求的動態、解析與透明度。

關於數位訊源的想法

U-Audio問:去年Ayre推出了SACD唱盤,你對於數位訊源未來的發展看法如何?

C.H.答:
關於DSD,我並不認為是最終的數位解決方案,到目前為止,PCM的發展已經到非常成熟的階段,而音響設計者可以針對PCM所公開的技術規格和特性,製作最佳的改良版本,但是DSD卻完全無法調整,因為技術規格並沒有完整的揭露。此外,在PCM錄音的過程當中,錄音工程師已經非常熟悉PCM,經驗豐富,他們多半有獨門的處理手法,以達到最佳的PCM錄音。但如果你要製作一張DSD錄音,即使像是Telarc這樣的大廠,他們只能使用Sony或少數公司推出的DSD錄音器材,而且幾乎不能做任何修改。


如果你到錄音室裡面看,即使他們使用完全符合DSD錄音的規範,在執行細部調整,譬如音量的平衡時,他們竟然要把DSD轉成PCM,然後再回到DSD,這不是很詭異的情況?此外,DSD還存在著一個問題,就是高頻噪訊很高。所以當你把DSD轉到PCM的時候,必須大量濾除這些高頻噪訊。在美國,還是有像Mark Levinson這類大力鼓吹DSD,認為PCM已經過時,只有DSD錄音最好的人,但是我並不同意這樣的看法。

事實上,過去十五年以來,絕大部分的錄音全部都採用PCM規範,而全世界所有的錄音室,都具備完整的PCM編輯與處理設備。現在我們看到DSD錄音出現,錄音室想要製作DSD錄音的SACD,代表他們必須把原有的PCM設備全部丟掉,換購全新錄音設備。即使只使用PCM,如果你聽過24bit/192kHz的錄音,你就會知道錄音效果有多好,所以我並不認為SACD是最終的答案。

此外,規格戰並不是今天才有,在唱片的時代,Columbia有33 1/3轉的LP,而RCA有45轉的規格,當年也是進行規格之戰,但決勝點在於究竟唱片是否能裝進「貝多芬第九號交響曲」,所以Columbia的33 1/3轉勝出。SACD似乎沒有類似的特徵,能促使消費者改變購買習慣。或者說,我認為DSD根本是Sony和Philips想要保住高額授權金的「陽謀」,當年他們在CD的規格上賺了很多錢,到現在還在收費,所以他們想藉由DSD再一次壟斷數位規格的市場,但是我不認為他們會成功。

如果仔細思考DSD的內涵,你會發現DSD其實比較像是行銷用詞,而不是技術的專有名詞。問任何一位錄音工程師有關PCM的內容,他們隨時可以告訴你一連串完整的數位運作原理,但是問他們有關DSD,或許答案會是頻寬更高,或是取樣頻率更高,但是技術上和PCM究竟有何根本差異?所以我認為DSD比較像是為了保障權利金收入的生意手段。

但是我也必須承認,SACD聽起來確實有優於CD之處,我認為答案是他們使用比較好的A/D轉換,提高錄音的水準。你還記得1990年代推出的HDCD嗎?當時Keith Johnson確實讓許多人驚訝,HDCD竟然比CD還要好,但答案就是在專用的晶片,而且在製作時更為用心。Sony也非常厲害,為了SACD,找到加拿大的Ed Meitner,設計更好的A/D與D/A以提升聲音的品質。答案並不是DSD或SACD更好,而是他們在更前端解決了訊源的問題。

廣告

U-Audio問:可是Ayre依然推出了自家的SACD唱盤?

C.H.答:
我們推出SACD/DVD-A兼容唱盤,是為了因應市場的需求,其實我們等了很久,主要是等待軟體,剛開始的時候SACD唱片很少,唱盤和唱片的價格都很高,現在已經有合理數量的SACD專輯,而且價格也沒有過去那麼高,市場開始有需求了。你還記得以前我們推出的D-1 DVD-A唱盤嗎?即使到今天產品推出時間已經超過五年了,在美國還有音響雜誌把D-1列入當今最好的DVD唱盤之一,不過我必須承認,D-1在市場上賣得並不好。


Ayre最成功的數位訊源,應該是CX-7,我們用合理的架構,適度降低成本,提供市場優秀的中價位產品,相同的產品設計概念,延伸到CX-5xe上面,我們捨棄了一些會大幅提高產品售價的功能,譬如視訊的輸出,要達到高品質視訊處理必須增加額外的模組,這部份省下來,不僅成本降低了,也因為省略處理視訊高頻訊號的線路,內部干擾也降低了。

U-Audio問:在數位訊源的設計上,你認為好聲關鍵在哪裡?

C.H.答:
數位訊源包含數位與類比兩段技術,當然這兩個部份都很重要,可是影響最大的應該是數位濾波。其實數位濾波影響音樂個性,並不是Ayre最先發現,實際上是Wadia最早嘗試。Wadia證明了數位濾波對音樂再生的影響,十幾年前他們的產品就已經有數位濾波切換的設計,我認為Wadia的發現是正確的,所以在Ayre的數位訊源上面,我特別提供不同的數位濾波選項。

CX-7e與C-5xe背後都有兩個濾波選擇開關,一個稱為「Measure」,一個稱為「Listen」,其中Measure的濾波滾降陡峭,非常乾淨,而Listen則滾降較為平緩,在大部分的Burr Brown的數位解碼晶片裡面都有濾波開關,Ayre只是找出適當的模式,讓使用者可以切換比較。我認為Listen檔位聽起來比較悅耳,但要如何選擇,我想答案交給使用者來判斷。

U-Audio問:未來是否有可能發展出「超級晶片」,能夠讓MP3的重播效果接近CD?

C.H.答:
我想晶片的發展非常快速,任何事都有可能,我沒有任何預設立場。不過未來數位訊源的答案應該在去除「移動式光學讀取機構」!譬如iPod,4G的記憶體等於8張CD以完全不壓縮的方式紀錄,而且去除了移動式光學讀取機構。目前iPod Nano的售價大約一百多美金,如果我湊了十部iPod Nano,等於可以容納800張無壓縮的CD,而且完全沒有移動式光學讀取機構所引起的問題。

移動光學式讀取機構一直是CD讀取的問題所在。但是卻沒有很有效的解決方法。大家都知道,沒有一張CD是真正平的表面,所以轉動時一定會有高低起伏的問題產生,這和LP的問題一樣,VRDS的轉盤系統是少數注意到這個問題,並且認真地由設計上降低問題影響的工業製品。在設計Ayre的CD訊源時,我們本來想要向TEAC採購VRDS轉盤,但是他們卻開出天價,每個VRDS轉盤要價4,000美金,每次最低採購量需要50個,等於一筆採購單需要200,000美金。

如果Ayre採用了VRDS,就算不賺錢,現有的價格都要增加至少4,000美金,而VRDS只是降低CD不平整的問題,無法根本解決,但是如果把4,000美金拿來買像iPod Nano所使用的4G記憶體,可以買40套,還可以解決移動式光學讀取系統。不過我很清楚,數位訊源的發展,未來將逐漸淘汰「移動式光學讀取系統」,轉向在記憶體上面儲存大量的數位音樂。

關於喇叭的設計?

U-Audio問:幾乎每個人都會問你,離開Avalon之後,Ayre會不會投入喇叭的領域?即使Ayre專注在擴大機這麼久,大家還是很好奇,Ayre會不會推出自家喇叭?

C.H.答:
幾乎我們每次見面,你都會問同樣的問題。我的回答還是一樣:「任何事都有可能!」事實上,市面上真正好的喇叭並不多,有很多人都是拼湊出看起來像樣的產品,但卻缺乏音樂的內涵。今天你在工廠裡面也看到「部分」與喇叭設計相關的測試儀器,但是我只能說整個喇叭的計畫還在很初步的階段。而且,這幾年來Ayre在擴大機和訊源的領域,市場反應非常好,我們幾乎挪不出時間來設計喇叭,所以我現在還是把所有的焦點都放在擴大機上面,像是新的Evolution版本,就是Ayre對用家的長期承諾。所以短時間內大家應該不會看到Ayre推出喇叭,就算我們真的要推出喇叭產品,也肯定和現有喇叭的設計非常不一樣。

廣告

[新聞] 年度最佳產品-Ayre QB-9、KX-R倍受肯定
2009可以說是Ayre大放異彩的一年,由Charles Hansen帶領的Ayre設計團隊,才剛發表最新數位訊源QB-9 USB DAC,就獲得Stereophile雜誌的高度肯定,不僅榮獲「數位訊源類」年度最佳產品,更一舉奪得「2009年度最佳產品」的獎項!《 全文

[專題報導] 開啟電腦播放的新時代-專訪Ayre國際行銷經理Brent Hefley
幾年前曾經赴美採訪Ayre,當時負責接待我的就是Brent Hefley,這次Brent帶來Ayre最新推出的 QB-9 USB數類轉換器,外觀上看起來和一般的USB DAC差不了多少,不過在Brent的詳細說明之後,這部QB-9可說是一部開創時代的USB DAC...《 全文

[專題報導] Charles Hansen說:這是全世界最好的擴大機!-Ayre MX-R 300瓦單聲道後級(二)
對愛樂者而言,散盡千金或許是買音響的難題,MX-R當然不便宜,但抱持「聽任何錄音都好聽」的理念來製作的MX-R,代表了Hi-End音響設計者回歸音響本質的努力:音響是為音樂而生,能讓人享受每一張唱片的樂趣,才是好音響應該具備的特質。《 全文

[專題報導] Charles Hansen說:這是全世界最好的擴大機!-Ayre MX-R 300瓦單聲道後級(一)
[新聞] QB-9 USB DAC將問世-Ayre發表MP系列訊源
[新聞] Sapphire登上Stereophile封面-鋼琴烤漆Dynaudio現身CES
[試聽報告] Ayre懂得Dynaudio的心-桃園三越試聽龍鳳配
[專題報導] 無負迴授、全平衡、潔淨電源供應三大特點-專訪Ayre總裁Charles Hansen(二)
[專題報導] 擇善固執的音響設計家-專訪Ayre總裁Charles Hansen(一)
[專題報導] 像是大家庭般和諧的Ayre工廠-Ayre原廠專訪 工廠巡禮(二)
 
  
(多關鍵字搜尋時,請以半形「,」隔開) 

全頻段重播-Magnat Signature 1109
光看規格就讓人嚇一跳!Magnat 最新推出的 Signature 1109 旗艦喇叭,身高不過 125 公分,和一般中型落地喇叭差不多,但頻率響應寬達20 Hz 至 55 kHz,比起巨型喇叭都毫不遜色,是完完整整的全頻重播,如此優異的規格,旗艦等級當之無愧!《 全文

Vienna Acoustics Haydn Jubilee 30th
來自音樂之都維也納的喇叭對音樂愛好者的吸引力,正如同來自無速限高速公路之國的德國汽車對車迷的吸引力一樣強烈。我是個音樂迷,也是個發燒友,當我得知要去小音響試聽 Vienna Acoustics 的經典產品 Haydn Jubilee 30th 喇叭時,自然是喜不自勝...《 全文











丞遠傳媒股份有限公司 版權所有 ©2007 HanMedia Inc.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