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9/07/28發表,已被閱讀 36,329 分類:原廠故事
以熱情發光發熱的瑞鳴唱片 走一趟北京,為的是採訪瑞鳴唱片,這趟走得匆忙,卻是收穫滿滿。CD唱片自然是商品,但這種商品有特殊的屬性,CD的內容全然是文化,無論是流行、爵士、古典,缺乏文化的內含與省思,這樣的唱片難以長久。瑞鳴唱片製作的產品當然是唱片,但卻是真真實實地回歸音樂文化的內涵,製作出一張張內容豐富又文化意義深刻的唱片。

毅然投入唱片製作

故事從2003年開始,主事者葉雲川本著對音樂的熱情,創立了瑞鳴唱片,第一張專輯「竹宴」,以絲竹為主角,錄製了一張不落俗套的音樂演奏專輯,從此打開了瑞鳴唱片的音樂文化之路。葉雲川不是音樂本科出身,但六年多來從廣州到北京,一路招兵買馬,集結中國第一流音樂人才,投入作曲、編曲、演奏、錄音,每一項過程都回歸唱片製作的本質出發,也就是純粹為音樂服務。

憑藉著對音樂的熱情,主事者葉雲川放棄了原有的工作,全心投入唱片製作。
這般純粹為音樂服務來製作唱片的精神,其實是非常稀有的特質。或許讀者們覺得這番話似乎有些誇張,但目前唱片市場上大概都只從商業考量出發,然後才來考慮音樂,或者說,一般人做唱片不過是為了賺錢,但葉雲川卻是在點滴累積之中,匯集了瑞鳴唱片的方向,高舉中國文化的旗幟,鮮明地把瑞鳴唱片推向國際舞台。

不是音樂科班出身,葉雲川如何懂得做唱片?葉雲川說,這完全是憑藉著對音樂的熱情。2003年之前,葉雲川有著不錯的工作,但他總沒辦法冷卻自己對音樂的熱情,於是辭掉了工作,把家當投入唱片製作,成立了瑞鳴。不是音樂科班,一開始當然跌跌撞撞,一張唱片的製作要包括很多方面的人才,包括作曲、編曲、演奏、錄音、後製,甚至唱片封面、文案等等,每一個部分都需要專門的人投入,葉雲川本著熱情,從做中學,慢慢累積瑞鳴製作音樂的Know-how。

用心做音樂

標榜「用心做音樂」,在沒來北京之前,我只能從文字上體會箇中奧妙,來北京,卻是親身體驗。葉雲川聊起音樂,語氣是風清雲淡的,但想法卻是堅定的,風清雲淡,講的是葉雲川並沒有把瑞鳴當作搖錢樹,想著要如何靠唱片賺錢,卻是把做唱片這件事情收斂在文化之中,或許我們該這麼說,做唱片,本質就是文化事業,做文化事業的人很難只用錢來計算價值。想法堅定,講的是葉雲川對唱片製作每一個環節的堅持,唱片主題由葉雲川發想,然後找作曲家討論,一步步凝聚想法,接著要找適當的演奏者、挑好的錄音場地、約優秀的錄音專家,最後再回到瑞鳴的工作團隊,字斟句酌地撰寫文案,搭配風格獨具的唱片封面。這過程,瑞鳴稱為「三煉三劫、淬火生金」,從無到有,賦予每一張唱片獨特的生命力。這麼講究的唱片製作,肯定沒辦法快,所以成立六年多,瑞鳴也才只有20多張專輯。

北京中央電視台最大的錄音棚,佔地480平方米,加上挑高的屋頂,營造出非常好的空間感。

這趟北京行,同時也是瑞鳴製作新片錄音緊鑼密鼓的時候,葉雲川全天都在北京中央電視台的錄音室,作曲家孟慶華也在此指導演奏者細部音樂表情的呈現,在全數位化的錄音室當中,一個小節一個小節地錄過去,反反覆覆,力求每一個音符呈現細膩的音樂表情。我坐在錄音室後方,跟著每一個小節的反覆,推敲著唱片的全貌,卻似在五里霧中,看似前有小徑,卻又抓不到輪廓,而孟慶華和葉雲川事前已經花費很長的時間來討論規劃,唱片的景象早在他們的想像當中,只等在錄音室刻畫出真實的音樂具像。

充滿濃郁的中國味

在此間代理商Joy Audio的推廣下,我其實聽過許多瑞鳴的唱片,但是來一趟北京才體會到「用心做音樂」的難度。用心是瑞鳴製作唱片的態度,但內涵呢?全然是中國的。早期瑞鳴還在摸索期,有些唱片稍有岔題,但從「國色」之後,一連串深刻的中國音樂隨之誕生,譬如歌詠史詩的「三國」、傳統戲曲的「粉墨是夢」、「伶歌」、「粉墨是夢II」,一路到2009年最新發行的「姹紫嫣紅」,每一張都充滿濃郁的中國味。瑞鳴製作的國樂(或稱民樂)並非一味仿古,而是融入西樂新法,成就嶄新的風貌。

2009年最新發行的「姹紫嫣紅」。
為傳統中國音樂注入嶄新的現代化手法與風貌,講起來簡單,做起來卻是很困難。葉雲川說:「剛到北京時,遇到非常多挫折,人生地不熟,想做唱片,音樂家的人際網路沒建構起來,根本不知道該找誰。」從廣州到北京,葉雲川又回歸他創立瑞鳴從無到有的精神,慢慢地認識北京當地的音樂環境,接觸作曲家、演奏家,從剛開始一個人都不認識,到現在葉雲川想做新唱片,手邊就有一長串的名單,京劇找誰唱?二胡該誰拉?曲子該誰譜?這些問題現在對葉雲川而言,只是從音樂本身來找尋適當的人,加入瑞鳴的製作,成就全新生命力的國樂。

每一次製作都是全新的經驗

用心,又專注在國樂上,瑞鳴做一張唱片,要比其他大陸同業花費數倍,甚至數十倍的時間。從廣州開始做唱片,葉雲川在當地也認識不少做「口水歌」的製作人,他們甚至可以一個星期完成三張專輯,很快地把唱片包裝起來,推向市場,技術上而言只是把相同的經驗不斷的複製,尋求商業利益。但是瑞鳴卻是每一張唱片都走大破大立,加入嶄新的創作元素。葉雲川說:「在瑞鳴,每完成一張唱片,就好像脫了一層皮似的,每一次都把全副的精力投進去,而下一次製作唱片又是全新的經驗。」

回顧瑞鳴製作的唱片,雖然有許多音樂深植中國氣息,但其中的變化確實很大。從第一張推出的唱片「竹宴」講起,找來三十多種竹製樂器,演奏12首亞洲地方音樂,這當中還包括已經失傳的樂器,瑞鳴卻要從歷史的灰燼中,找出嶄新的火花,不過,這番對文化的努力,打出了瑞鳴成功的第一步。

專注於每一個環節

至於發燒友對瑞鳴的認識,大概要從「鼓動心弦」開始。這張融合四十多種打擊樂器的唱片,邀請北京電視台錄音師李小沛擔綱,錄音地點選在北京中央電視台最大的錄音棚,佔地480平方米,加上挑高的屋頂,營造出非常好的空間感,各種打擊樂器在此縱情發揮,龐大的音樂動態對比,讓「鼓動心弦」成為瑞鳴最暢銷的唱片,也讓發燒友把瑞鳴和發燒片劃上等號。

談起發燒片,葉雲川一直不認為自己在做發燒片,只是他覺得做唱片當然要重視錄音,所以他找來李小沛、李大康、萬小元、張小安……,他們都是大陸第一流的專業錄音師。在錄音過程中,葉雲川每一個環節都緊緊抓住,沒有一刻不參與,逐漸與這些專業錄音師琢磨出革命情感,在錄音室裡面反覆修改到滿意為止。

葉雲川非常重視唱片錄音,所以他邀請了許多大陸第一流的專業錄音師,圖為北京電視台錄音師李小沛。

葉雲川說,他真的不懂錄音,也不玩所謂Hi End音響,可是他能夠聽出錄音是不是有捕捉到音樂的氣氛。剛開始和這些專業錄音師合作時,錄音師認為母帶已經很好了,葉雲川卻堅持還要修改,常常是相互衝突的,不過幾年下來,瑞鳴每張唱片都獲得高度的肯定,專業錄音師也逐漸能認同葉雲川做唱片的「龜毛」個性。雖不標榜發燒,不過回顧瑞鳴這二十多張專輯,他們可是年年都在大陸多項「發燒唱片榜」獲獎。

葉雲川做唱片的龜毛程度,直接反映在製作成本上。前面講過,有些在廣州做發燒片的製作人,一個星期可以完成三張作品,但葉雲川可能從規劃到完成就要花上一年,這時間成本相差非常大。不僅製作時間花費得多,葉雲川的堅持甚至可以把一張幾乎完成的作品,全部丟掉重新來過,為的就是追求品質,這故事講的是「國色」。「國色」融合中國與西洋樂器,用音樂來描寫中國古代八大美女,環肥燕瘦兼而有之,不過葉雲川說,旁人聽「國色」很輕鬆,但實際上製作非常困難,要讓國樂器和西洋樂器融合在一起,呈現和諧的共鳴非常困難,整張唱片完成錄音之後,怎麼試聽都覺得不太對勁,最後乾脆整個丟掉,從頭開始。葉雲川說:「那是很痛苦的抉擇,但也是很好的經驗,雖然重新來過代表要再投入成本,但這讓我可以檢討每一個過程,日後不會重複相同的錯誤,總是盯緊自己,能夠再多注意一些細節。」

將演奏的情感灌注到音樂當中

「粉墨是夢」與續集「粉墨是夢II」由孟慶華老師譜寫新曲。
瑞鳴唱片在台灣知名度最高者,我想應該是「粉墨是夢」與續集「粉墨是夢II」。葉雲川找來孟慶華老師譜寫新曲,錄音找李小沛,葉雲川表示,第一次做完粉墨是夢,他和孟慶華老師都覺得非常疲憊,根本不敢想做第二張,不過唱片完成以後,過沒多久又準備做第二張了。別以為第二次做「粉墨是夢」,瑞鳴就會來個大複製,即便在風格與選曲上略有所同,但「粉墨是夢II」在京、崑、粵、黃梅、越這五大傳統戲劇之外,還加入吉劇、秦腔、花鼓戲、呂劇、潮劇這五種戲曲,我本以為這些曲子在北京找來第一流的傳統藝術家,可以輕鬆上手,不過來北京才發現,原來孟慶華老師重新譜曲編曲,古曲都有新意,只見第一流的樂手在錄音室中流暢地演奏出音樂,孟慶華老師卻在主控台上一個小節接著一個小節解釋,把箇中情感連哼帶唱,講解給演奏者聽。這些參與瑞鳴錄音的演奏家,都是中國一級音樂家,技術一流,錄製瑞鳴的唱片時還是得認真地每一個小節反覆琢磨,把演奏的情感灌注到音樂當中。


極富藝術性的「藏.密」

在目前瑞鳴發行的唱片當中,如果要選藝術性最高者,我想應該首推「藏.密」。本片收錄十首創作新曲,但素材卻是傳統藏族音樂,用嶄新的手法呈現,既有傳統藏族音樂的神秘面貌,同時也可列入世界音樂的傑作。葉雲川說這張唱片當時曾刻意想要來參加比賽,發行之時也確實把唱片投入葛萊美獎角逐,幾經淘汰,「藏.密」最後入圍前二十名,但終究還是沒能獲獎。葉雲川淡淡地講,沒關係,這次沒成,下次再來。

「藏.密」最初發行的精裝版,還遠赴西藏央求藏族大師按照十世紀古格王朝的樣式,取神山的泥土手工製作佛像,並請大師加持。

為了「藏.密」的發行,最初發行的精裝版,還遠赴西藏央求藏族大師按照十世紀古格王朝的樣式,取神山的泥土手工製作佛像,並請大師加持。這過程聽起來簡單,但葉雲川說:「好不容易請人家製作,我一口氣訂了一萬個,沒想到貨運長途跋涉,一萬個卻破了一半,看到送來的佛像就這麼壞了,很捨不得,但也莫可奈何。」整理僅存不到5000個佛像,小心翼翼放入精美的包裝盒當中,唱片外銷時還擔心泥菩薩會不會再有破損,所以台灣的聽眾如果有買到精裝版的「藏.密」,這泥菩薩可得來不易。或許有人覺得泥菩薩價值不高,但這卻是瑞鳴的一番心意與祝福。

用音樂寫歷史

北京訪瑞鳴,時程雖趕,卻感觸良多。在現實環境中,實體唱片越來越難經營,但瑞鳴卻不為所苦,用大毅力投身音樂文化事業。確實,這是為文化而奉獻,而不是從商業考量。我最後問葉雲川,目前瑞鳴推出的唱片哪一張他最滿意,他想了一下:「坦白說,每一張唱片都像是自己的孩子,很難取捨,但都還有努力的空間。」葉雲川的理想,是希望能做出真正傳世經典的唱片,他謙稱目前還沒有一張達到他的最高標準,「再給我個五年,或許可以有一張足以傳世的作品,那也就夠了。」從商業角度來看,葉雲川似乎有些遲鈍,但從音樂文化的傳承而言,葉雲川與瑞鳴正在寫歷史,這群默默耕耘的團對終將在中國唱片史上留下值得稱頌的篇章。

廣告
[專題報導] 有朋遠方來會樂-瑞鳴唱片走訪蔡克信醫師
六月份U-Audio走訪北京瑞鳴唱片,當時瑞鳴正在錄製最新專輯「小曲兒」,九月在台正式發片,瑞鳴唱片製作人葉雲川與作曲家孟慶華安排此時訪台,在代理商Joy Audio安排下,前往國內音響名人蔡克信家中拜訪。製作人、作曲家與音響名家相見歡,聊音樂...《 全文

[音樂] 一個中國小提琴家的思鄉愁-呂思清「思鄉曲」
這是呂思清與瑞鳴唱片的第二次合作,「思想曲」取名貼切,12首橫跨大江南北的鄉土曲調,用西方的小提琴與鋼琴,交織出新時代的懷鄉情愁,內容竟是道道地地的中國。作為活躍於當今國際音樂舞台上的小提琴家,呂思清不僅在古典音樂的經歷完整...《 全文

[專題報導] 錄音非僅技術 更是藝術-訪北京央視錄音師李小沛
前往北京採訪瑞鳴唱片,製作人葉雲川安排了一行人參訪錄音過程,而錄音場地的掌舵人,就是北京中央電視台的錄音師李小沛。李小沛點出:「錄音不僅是技術,更是藝術,當中有音樂美學的審美觀存在著。」成一家之言的關鍵也就在此。《 全文

[專題報導] 孟慶華談粉墨是夢-中國戲曲的傳承與創新
[音樂] 大江南北盡收一盤-姹紫嫣紅唱出萬千氣象
[音樂] 爵士樂的好萊塢風格-Chet Akins In Hollywood
[音樂] 發燒友的夢想之作-2V1G捕捉真摯純粹的情感
[音樂] 粉墨是夢二度開-開創當代中國音樂新路
[音樂] 如同置身在爵士樂之中-Hugh Masekela圓熟大作
[音樂] 燦爛光輝下見醇厚-Lincolnshire Posy林肯郡花束
 
  
(多關鍵字搜尋時,請以半形「,」隔開) 
Basel Acoustics Concept V01 落地喇叭
Basel 巴塞爾是瑞士第三大城,光從名字就可以知道 Basel Acoustics 來自瑞士,這款 Concept V01 則是 Basel Acoustics 的首款作品,今年才在慕尼黑音響展發表。全新的品牌,全新的產品,確實讓人耳...《 全文

Sennheiser HD 490 PRO台中講座
為了讓更多消費者能夠近距離接觸Sennheiser最新推出的專業監聽耳機HD 490 PRO,代理商宙宣特別邀請專業音效錄音師高勤倫合作,於7月份舉辦了兩場名為「Sennheiser PRO 音效講座...《 全文

丞遠傳媒股份有限公司 版權所有 ©2007 HanMedia Inc.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