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8/03/18發表,已被閱讀 23,205 分類:人物專訪
專訪Avalon總裁Neil Patel Avalon在Hi End音響的發展史上已經寫下了輝煌的紀錄。他們是全世界第一家製作完全無平行面喇叭箱體的廠家,開創了音箱設計的嶄新風潮;Avalon同時也是第一家採用陶瓷單體,後來更延續到鑽石高音的領先者,這些都是Avalon走在時代最前端的光輝紀錄。藉著CES展覽之便,我和Avalon總裁Neil約好時間專訪,在採訪過程中,我才發現原來Avalon成功的秘密,就藏在Neil Patel身上,他對於音響設計的熱情與思維,主導了Avalon創新的路徑,為音響設計開拓了與眾不同的觀點。以下就是U-Audio與Neil訪談的對話紀錄。

U-Audio問:可以談談Avalon創業的歷程嗎?

Neil 答:噢!那是很久以前的事了,大概有二十幾年了,讓我想想……。在我加入Avalon之前,其實這家公司已經存在,他們正在試做階段,大概做了6、7對樣品。最早Avalon由Jeff Rowland創立,我和Jeff Rowland是老朋友,那時候Jeff Rowland一直跟我說他想做這做那的,但我斬釘截鐵的告訴Jeff,他想做的事情太多了,根本不可能忙得過來,所以Jeff邀請我加入Avalon,我也欣然接受。

大約經過10個月的努力,Avalon做出Accent 2,也就是Accent的後續版本。Accent 2是一個很好的起點,我們做了很多以往從來沒有人嘗試的新設計,也獲得音響界的高度迴響。就這樣,我在Avalon做了很多產品。

U-Audio問:Avalon有許多創新之舉,譬如率先使用陶瓷單體、鑽石高音,音箱設計也全然與眾不同,不過當Avalon把這些創新的觀念介紹出來以後,引發許多模仿之舉,你如何看待這些事情?

Neil 答:不只是陶瓷單體、鑽石高音和超複雜多層箱體。Avalon在喇叭設計上還提出內部阻尼革新設計、超複雜非濾波分音器架構,這些是技術性的描述,但都不算是Avalon的本質。

就拿完全無平行面的喇叭箱體來說,這是應該要做的設計,只是Avalon第一個做出來。多年以來,Avalon做的事情是全世界音響廠商都在看的新穎觀念,但我不認為其他音響廠家在「模仿」Avalon,我比較關心的是「影響力」。

這好像音樂一樣,有許多優秀的音樂家所創作的音樂傳唱世界各地,因為他們對當代音樂具有「影響力」,同樣的,Avalon的設計引起許多迴響。其他音響廠商看過Avalon的設計之後,回頭想想自己如何設計喇叭,他們發現Avalon做的事情是對的,所以他們也發展出自己的方法,來打消音箱內部駐波。你或許會說其他人在模仿Avalon,但我認為這是Avalon的影響力,我們堅持做對的事情,便會逐漸影響到其他人。

廣告

U-Audio問:那怎麼樣才是「對」的事情?

Neil 答:舉例來說,Avalon是全世界第一家用木箱包裝運送喇叭成品的公司,厚重的木箱可以確保運輸過程完全保護住喇叭。再舉一個例子,Avalon是全世界第一家第一家使用精裝的說明書,而且盡可能把內容寫的詳盡,讓消費者可以清楚瞭解自己買到的喇叭究竟如何正確的搭配使用。這些和聲音無關,是產品附帶的細節,但Avalon認為這樣才是對的,才是尊重消費者的,所以我們就先做了。其他廠家看到Avalon照顧細節的作法,他們也覺得是對的,所以跟進。這不是模仿,而是代表Avalon在Hi End音響市場上有影響力。

我經常覺得Hi End音響事業,是藝術家的生意,在藝術的領域中,如何擁有影響力才是關鍵。譬如畫家創作繪畫時,並不是為了賣出畫作而來創作,他們認為自己在創作心目中的藝術品,繪畫只是用來表達心裡面對於藝術的想法,所以才能成就一幅傑出的畫作。如果他們的作品可以賣出高價,那是水到渠成的事,而不是創作時的宗旨。

這也是Avalon的設計途徑,我們想要做出一些與眾不同的東西,可以表達音樂深層的藝術思考,當我們完成了音響的藝術品之後,才能談到生意。

U-Audio問:所以,我們可以說Avalon是為了追求藝術而生?

Neil 答:你可以這麼說,確實是為了追求音樂重播的藝術,驅動Avalon不斷的進步。對我而言,追求音樂重播的藝術才是第一目標,生意則是擺在第二順位。

U-Audio問:那在你的心目中有所謂「Avalon之聲」嗎?

Neil 答:我很難說怎麼樣才算是Avalon的聲音,我認為Avalon的每一款喇叭都有自己的個性。好像我前幾天才和香港的音響評論家Jimmy Lam通過電話,他家裡總共擁有4對Avalon喇叭,Jimmy其實擁有很多Hi End喇叭,但是他卻一直保留著Avalon不同時期推出的喇叭。

Jimmy告訴我,每一款Avalon喇叭都有不同的個性,讓他難以割捨。他說:「每一對Avalon都能發出非常真實、透明與深具權威感的音樂,但這好像聽故事一樣,不同的人講述同一個故事,內容都很真實,但聽的過程卻有不一樣的味道與感受,就像他手上的4對Avalon一樣,在一樣真實的音樂重播上,總是能給他不同的感受。」

對我而言,Avalon喇叭並不是哪一對比較好,而是每一款Avalon怎麼具備自己的特質。Avalon推出的喇叭都很真實,只是性格有所差異。這就像音樂一般,Miles David的「Kind of Blue」與蕭士塔高維奇的交響曲,都是當代傑出的音樂,但是我們很難把兩者擺在一起比較,兩種音樂詮釋出不一樣的音樂內容,講述的故事不一樣,都是傑出的音樂,卻代表截然不同的音樂個性,好的喇叭要能把音樂的意涵,忠實地詮釋出來。在Avalon喇叭演變的過程中,我並不是要讓產品越來越好,而是要想辦法更加深入音樂的個性和本質,讓聆聽者更加進入音樂當中。


關於你所提到的Avalon之聲,我沒有標準答案,但我可以告訴你Avalon喇叭的個性差異。Indra有自己的個性,但和Isis的個性不同,同樣的,每一對Avalon都有自己的特色。我關心的是喇叭如何詮釋(Interpret)音樂,不是要把A零件和B零件擺在一起,然後變成怎樣的聲音出來,而是回歸從音樂和聆聽者的角度出發,瞭解心理與生理的相互影響,發現聆聽者如何認知音樂的內容,傳遞音樂的思想。

有些音響設計則是不同,是想盡辦法要把個性消除,這不是Avalon的設計途徑,我反而要讓Avalon喇叭擁有自己的個性。我相信每一款喇叭都應該擁有自己的個性,但卻不是改變世界應該有的相貌。這好像布拉姆斯創作的音樂,有些人覺得大提琴不應該這樣鋪陳,所以想要去改變既有的聲響,Avalon並不想這麼做,而是忠於原味,讓大家聽見音樂家創作時的想法,只是在音樂的詮釋上,喇叭也像音樂一樣,擁有自己的藝術特質。

U-Audio問:所以在設計途徑上,Avalon更重視聆聽勝過數據測試?

Avalon參加今年CES大展時所搭配的器材,包括dCS最新旗艦 Scarlatti系統與瑞士全手工搭棚真空管前後級。
Neil 答:這是絕對真實與相對真實的問題!在音響設計上,主觀與客觀的設計經常被外界拿來辯論,我可以針對這個主題和你聊上三天三夜,用很哲學的思考來切入問題,但這不是重點。Avalon的喇叭有自己的個性,是音樂詮釋的角度問題,我要強調,由Avalon喇叭演奏的音樂都很真實,我的任務是在聆聽過程當中,不讓音響在中間變成阻礙。

客觀的說,Avalon喇叭都擁有非常逼真浮凸的真實音像、絕對的時間相位正確性、很自然的音樂表現,這是在喇叭個性差異之外,每一款Avalon喇叭都必須符合的基本要素。我想說的是,測試當然很重要,那是設計的依據,但不能被數據綁住,因為喇叭最終不是為了死硬的數據而生,而是要拿來聽活生生的音樂。在測試上的真實,不代表音樂上的真實。真實,要看喇叭能如何詮釋出音樂的內涵,而這部份並不只有科學,而是藝術的範疇。

Avalon的音響設計之路可以這麼形容,就像面對一座雄偉高大的山嶺,我試圖發現通往山頂的路,如果在這條路上有人願意與我同行,很好,代表Avalon所做的事情有影響力,並且勾起愛樂者的共鳴。

U-Audio問:那每一款Avalon喇叭有自己的個性,可以分別談談其中的特點和差異?

Neil 答:我可以告訴你每一款Avalon喇叭自己的聲音個性,因為每一款喇叭的設計,我都參與其中,並且由我拍版定案。譬如Accent 2,這是Avalon最早推出的喇叭,Accent 2就像是清晨的陽光,凡事都是那麼的正面,沒有一點黑暗面存在,美得不得了,你會覺得生命充滿了力量,而且是正面的力量,凡事都非常的美好。

但剛推出的Indra就不太一樣,Indra比較有強烈的情感變化,它就像拿破崙一樣,並不總是告訴你美好的事物,它會把人生真實的一面表現出來,遇到悲傷幽暗的音樂時,Indra會讓憂鬱的情感更進一步發酵,遇到快樂的音樂時,Indra也會雀躍非常。總之,Indra能把音樂當中蘊藏的強烈情感,用很大的張力表現出來。

而Isis則像是鏡子的反射一般,可以把音樂的每一個面反映出來,愛樂者可以從中搭配出自己的音樂構想。Isis在某些層面類似Accent 2,比較偏向正面的音樂情緒,聽起來比較愉悅快樂,用家搭配時也比較輕鬆,不難發揮出Isis既有的龐大特質。

至於最大型的Sentinel,則擁有帝王一般的氣魄,你想要怎麼把音樂的力量表現出來,Sentinel都能發揮出絕對而雄壯的力量。因為主動式的低音設計,讓Sentinel可以「操控」低頻與極低頻。但主動式低音是優點也是缺點,音響玩家可以「操控」出自己想要的低頻,但是真實的音樂未必有這麼多的低頻。雖然Sentinel很受到歡迎,但我總覺得要給愛樂者更容易使用的喇叭,所以才會推出Isis,並且取消主動式低音的設計。

U-Audio問:所以你希望用家不要隨意「強化」低頻?

Neil Patel認為,音樂才是追求Hi End音響的本質。
Neil 答:音樂自然的本質,才是Avalon追求的終極目標,我希望Avalon的用家可以更接近音樂,完全沈醉在音樂當中。我想說,音樂本身就是一種語言,聆聽者需要時間去聆聽、學習,然後才會認識音樂的語言。現在很多人都不多談「音樂的語言」,這是不好的現象。我希望Avalon的用家在聆聽時可以忘記音響的存在,要知道,音響是用來聽音樂的工具,但這幾年似乎反客為主,大家都把音響當作主軸,忘了音樂才是追求Hi End音響的本質。

又像是iPod的流行,很多Hi End音響業界的人不以為然,認為iPod的音質不夠好,但這是不同的討論課題。我認為iPod的流行讓很多人可以輕鬆享受音樂,那才是重點。我曾經試過很多次,如果讓整天聽iPod的年輕人,好好坐下來聽iPod透過Indra播放,每一個人都會驚訝音樂怎麼這會這麼好聽,也才知道過去少聽到了什麼。如何認知到音樂的語言,才是真正的本質,而Avalon就是希望在真實的範圍裡,讓音樂的本質完全呈現在聆聽者面前。

廣告

[新聞] 限時限量特價中-擁有Avalon IDEA的好時機
想擁有來自美國的Avalon喇叭嗎?現在就是最佳良機!代理商歐美國際推出最新優惠方案,自即日起到9月30日止,購買Avalon IDEA落地喇叭就有機會以限量特惠價298,000元入手,數量有限,有興趣的朋友不妨趁早向代理商聯繫...《 全文

[新聞] 最科技的喇叭-Avalon Tesseract Statement超級旗艦
根據代理商所提供的資料表示,Tesseract Statement是Avalon宣稱「史上科技最先進」的喇叭。從外型來看,Tesseract Statement將Avalon的鑽石切割面音箱設計發揮到極致,雖然全機充滿菱角,但找不到一個平行面。不過...《 全文

[試聽報告] 耀眼璀璨的音樂炫彩-Avalon Indra落地式喇叭
多年以來,Avalon的喇叭一直維持極高的可辨識度,一眼看到就能講出那是Avalon的設計,而Indra便是Avalon最新推出的中高階款式。在Indra之上,還有Eidolon Diamond、Isis與Sentinel II,以下則有Ascendant,產品定位剛好在中間的位置。《 全文

[專題報導] 堪稱當代設計典範的Avalon-專訪副總裁Lucien Pichette
[新聞] 繼承Isis的優良血統-Avalon Indra隆重登場
[試聽報告] 搭配Jeff Rowland完美呈現-美國Avalon Isis落地式喇叭(二)
[試聽報告] 科學與藝術的結合-美國Avalon Isis落地式喇叭(一)
[新聞] CES現場系列報導-Accuphase搭Avalon等於好聲
[新聞] CES現場系列報導-Avalon Indra搭配dCS
 
  
(多關鍵字搜尋時,請以半形「,」隔開) 

全方位表現的Burmester B18
每個男人心中,總有一輛 Porsche。每個愛音響的男人心中,也都夢想著屬於自己的 Burmester。我會這麼對比,當然有道理。Porsche 和 Burmester 均為德國名列前茅的精品品牌,他們的製造哲學都體現了德國人一絲不茍的工藝精神...《 全文

EAR Acute Classic真空管CD唱盤DAC
歷經數代演進,EAR 經典的 Acute CD 唱盤已進化到最新的 Acute Classic 世代,除了維持根本的真空管血統,更加入 USB audio 功能,讓使用者除了能繼續聆聽珍藏已久的 CD 唱片之外,也能連接電腦,一次盡享豐富多元的音樂來源,更添使用的便利性。《 全文











丞遠傳媒股份有限公司 版權所有 ©2007 HanMedia Inc.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