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9/12/16發表,已被閱讀 5,621 分類:人物專訪
2020高雄音響展紀念CD 2020年高雄音響展紀念CD與黑膠,即將旅德台灣鋼琴家陳必先於高雄至德堂演出的現場錄音,為了這場難得的音樂會錄音機會,高雄市電器公會團隊在圓山音響展時,已經預告堅強的唱片製作團隊,並敲定錄音曲目,而一切的準備都要在2019年11月10日在至德堂的演出,使出渾身解術,確保現場音樂會錄音盡善盡美。

提早準備「陳必先現場錄音計畫」

在2019年TAA音響展上,高雄電器公會便已舉辦記者會,說明2020年高雄音響展決定推出「陳必先現場音樂會」的錄音計畫。高雄電器公會理事長蔡志亮就說,高雄音響展標榜「聲音的文化」,年年都精心規劃紀念CD與黑膠的發行,2020年更難得邀請到大師陳必先,參與此次錄音計畫。記者會現場還與大師視訊連線,說明當天預計演奏的曲目,包括史托科豪森、拉威爾與貝多芬。


在11月10日音樂會正式演出前,高雄電器公會已經安排好堅強的製作團隊。邀請陳必先老師參與本次高雄音響展紀念CD與黑膠的發起人,是高雄電器公會音響組的黃裕昌主委邀約,獲得大師首肯。後續安排首都音響陳雨亭先生擔當唱片製作人,執行製作為李宜嬪小姐,現場錄音工程師邀請河鼓數位影音負責人吳東晏先生,母帶後製工程師則交給洋活錄音室負責人王秉皇先生。唱片製作團隊早在記者會之前,便已敲定,所有準備工作在音樂會之前半年,便已緊鑼密鼓籌備。

遊走現代與古典的鋼琴大師

在音樂會開始之前,我獲邀參觀現場錄音的準備工作,雖然這不是我第一次參與現場錄音,但是側寫陳必先大師的心情,卻是有史以來最興奮的一次。陳必先的傳奇故事,Google順手捻來便可找出數百篇文章,她在古典與現代之間遊走,從音樂神童邁向大師之路,箇中甘苦無數,年近七旬的陳必先,堅持在自己的音樂道路上,始終不變,用鋼琴的八十八鍵娓娓道來音符的故事。


一場鋼琴獨奏會,同步現場錄音,準備工作在半年之前就組成專業團隊,所有的準備都必須在11月10日和盤托出,在有限的時間當中完成。至德堂是老場館,1974年籌劃,至1981年啟用,場地可容納1702人,但當年音樂廳的規劃,並沒有認真考量現場錄音的需求,加上現代錄音技術的大幅進步,錄音師要在自己準備全套錄音設備,並動手架設所有拾音麥克風,而至德堂是公家單位,早上十點鐘才開門放行。

從早上十點鐘,到獨奏會開場時間七點三十分,錄音師只有九個半小時建構全套錄音設備,設定耳機監聽與主動喇叭監聽系統,並將麥克風調整到最佳拾音角度,時間非常緊迫。


時間緊迫的現場錄音準備

高雄電器公會為了陳必先音樂會錄音所組成的專業團隊,十點鐘準時進場,我則是約莫中午左右抵達。錄音師吳東晏已經忙碌一個早上,麥克風與錄音設備大致架設完成,可是細部動作還要微調, 主動式監聽喇叭PMC Two-Two尚未拆箱,現場錄音監聽系統只完成一半。

我不敢打擾,生怕採訪會影響錄音設備架設進度,但吳東晏一邊忙進忙出,一邊熱情地跟我解說錄音設備與架設進度。


錄音師吳東晏緊鑼密鼓地架設錄音系統,鋼琴家也沒閒著,先試琴,決定鋼琴在舞台上的擺設位置,無人入座的空場,聲響效果與聽眾進入之後的聲響,肯定不同,鋼琴家要靠經驗決定適當的位置,在我抵達之前,執行製作李宜嬪彈奏鋼琴,不僅讓鋼琴暖身,也讓陳必先聆聽至德堂的聲響,然後再由大師決定鋼琴的擺設位置,當我進入至德堂後台時,彈奏鋼琴的已經是陳必先。

我不是錄音團隊的人,看著每個人忙進忙出,不敢打擾,也不敢影響陳必先的彩排,所以留在後台休息室,如果錄音團隊有人進來稍作休息時,我就知道那是可以聊天採訪的機會。執行製作李宜嬪走進休息室時,我問她:「在大師面前彈鋼琴是什麼樣的心情?」「吼,就一整個沒準備啊!手指頭都不知道在彈什麼。」李宜嬪如此回答,我點點頭微笑。


恐怕是一場苦戰

至德堂的舞台,當年是為了多功能使用設計,而不是專門的古典音樂演出場館,所以舞台上有許多移動式的反射聲弧,靠這些巨型聲弧把舞台上的鋼琴聲響,打回去觀眾聆聽區,可是聲弧後面有很寬闊的空間,這些空間都會吃掉鋼琴的能量。

我走出休息室,輕聲緩步在舞台聲弧背後左右遊走,舞台上陳必先正在彩排演奏,透過聲弧中間的隙縫,我可以清楚聽見每一個音符,在聲弧後面,當鋼琴右手彈到較高的音域時,有時會有嗡嗡殘響,我一面緩步移動,聆聽空間迴盪的鋼琴聲響,心裡面想的是,今晚恐怕是一場苦戰。


為什麼?至德堂的空間吃掉了部分鋼琴的能量,即便麥克風架設點與鋼琴很近,可以收錄漂亮的直接音,但是空間聲響才是讓發燒友感知真實音樂會現場的線索,如果只有直接音漂亮,就減損鋼琴音符在空間中迴盪的感受,音場無法拉得開闊。

當然,錄音師可以另外架設麥克風,專門收錄空間殘響,事後再混音處理,一樣可以取得直接音與間接音的平衡,但是錄音當下能夠取得最好的素材,就能減少後製的人為加工,錄音師吳東晏必須與時間賽跑,在音樂會開始之前完成系統架設與調校,還要與音樂家溝通對譜,了解音樂進行的強弱變化,掌握錄音系統的設定細節。


好可憐的鋼琴

陳必先是我見過最親切的鋼琴家,任何提問都輕聲細語,而且所有的需求都與音樂會演出有關,沒有任何額外的要求。素顏便裝的大師,偶爾用有點不流暢的中文與工作團隊溝通舞台設定細節,其他時間都專注在鋼琴上面。中間暫停一下,走到舞台後方喝口水,陳必先語重心長地說:「這部鋼琴太可憐了,我要花點時間把琴彈開。」語畢,轉身又回到舞台上,彈奏晚上要演出的貝多芬鋼琴奏鳴曲。


大師這句話,聽得我毫無頭緒,一旁的執行製作李宜嬪是彈鋼琴出身的,告訴我前一天至德堂已經把史坦威鋼琴,從琴房移到舞台上,可是晚上的至德堂,節目結束之後並沒有空調,就這麼讓鋼琴擺在舞臺一個晚上,而不是全天候空調的琴房,鋼琴的聲音就有點走樣了,難怪陳必先會說那部史坦威鋼琴可憐了,折騰了一個晚上,鋼琴要花點時間回復最佳狀態,「暖琴」也是與時間賽跑的準備功夫。

雖然鋼琴獨自遺忘在至德堂舞台事前無法預料,可是高雄紀念CD錄音團隊,早己為此做好準備。吳東晏特別爭取額外預算,聘請鋼琴調音師楊文源,兩天錄音時間全天候待命,只要鋼琴哪裡出狀況,楊文源就會立刻進行調音,就像F1賽車一樣,狂飆幾圈之後要進場快速保養換胎,才能繼續比賽。吳東晏告訴我,楊文源師傅是他在南台灣最信任的鋼琴調音師,之前駱奇偉的「十二分之十二」,也靠楊文源幫忙,他有四十年調音經驗,至德堂剛開幕的時候,楊文源就在裡面調音了,是錄音重要的幕後功臣。


發燒祕技超多的錄音師

與時間賽跑的,還有錄音師吳東晏,在架設麥克風與器材的過程當中,從大部架設,到細微調音的設定,必須循序漸進,一步一步來,而且要在時間限制之內完成。我看著吳東晏忙進忙出,此時負責錄音後製的錄音師王秉皇,也從台北趕來至德堂,參與本次現場錄音,晚上也要坐在觀眾席間,仔細聆聽這場鋼琴獨奏會,母帶後製更有所本。


吳東晏可說是我看過,使用調音密技最多的錄音師。為了好聲,錄音使用的筆電採用專用線性電源,或者說,大部分採用交換式電源的錄音器材,吳東晏都想辦法換上訂做的線性電源,外加「第六元素」正在研發中的排插。USB線與同軸數位線,採用Divini Logos,AD轉換搭配Oyaide BNC線,電源線插頭換最高階Furutech NCF。

在所有線材當中,最昂貴者是Dinivi訂做單結晶銅線(OCC copper),從舞台麥克風拉到Mic Pre,這單結晶銀訊號線不僅昂貴,而且一拉就是一百公尺,絕對要選用損耗最小的高階線材。此外,吳東晏還有許多避振抑振的獨門訣竅,外加舒曼波產生器,這些都是過去我在錄音現場很少看到的獨門秘訣。吳東晏說,他希望把發燒友應用的元素,拿來用在錄音現場,希望能讓錄音產業培養更精緻的工作細節,所以他經常與同業分享這些調聲心得。

不過,這些發燒調音的作為是輔助,吳東晏最重要的工作,還是麥克風的擺位調整。當陳必先老師在舞台上,一邊彩排,一邊暖琴,吳東晏就在舞台後方角落,彎腰就身,帶著監聽耳機專注聆聽,兩眼緊盯著工作電腦上的錄音軟體,仔細看著麥克風收音的dB錶,盡可能錄下鋼琴最飽滿的音質。


提早入座感受空間聲響變化

專注在工作的時間,流逝得特別快,從早上十點鐘開始,演奏家、錄音師與唱片製作群,分頭著手各自需要完成的任務,在六點鐘之前要暫停。至德堂點亮了燈光,等待聽眾入場,我與編輯戴天楷約莫七點十分,提前入座,感受空場到滿場的空間聲響變化。

我的位置是一樓五排27號,算是很前面的座位,但是比較偏左,我跟戴天楷說,這個位置雖然偏了些,但是因為距離近,不光可以看到雙手在黑白琴鍵上飛舞的模樣,還可以注意鋼琴家的腳,如何巧妙地控制踏板,可是大師出場卻穿著長裙,腳上功夫完全看不到,戴天楷一看到長裙,在大師入場,聽眾鼓掌之際在我耳邊說:「全都看不到了!」殘念。



史托科豪森、拉威爾與貝多芬

「2019大師風範:陳必先鋼琴獨奏會」的曲目,上半場安排史托科豪森的Piano Piece No. 9與貝多芬第十六號鋼琴奏鳴曲Op. 31, No.1,下半場則是拉威爾「水之嬉戲」(Jeux d'eau)、「海上孤舟」(Une barque sur l'ocean)與「水妖」(Ondine),外加貝多芬第三十二號鋼琴奏鳴曲Op. 11。

高雄音響展紀念黑膠準備收錄的曲目,是兩首貝多芬鋼琴奏鳴曲,因為陳必先認為,黑膠一面最多25分鐘,她不希望聽唱片的人,曲子還沒聽完,就要起身換面,所以選擇兩首貝多芬鋼琴奏鳴曲,都是在黑膠單面時間限制內可以演奏完畢的曲子,這樣不管是唱片的A面或B面,都是完整的曲子,中途不需換面。


入座立即翻騰猛爆音符

大廳燈光閃爍,音樂會即將開始,當舞台燈光亮起,聽眾席燈光變暗,大師陳必先快步走上舞台,站在鋼琴旁邊向聽眾致意,轉身一坐下來,完全沒有準備動作,怪異的鋼琴和聲猛爆竄出,強勁的琴音完全感受不到大師已年屆七旬。

史托科豪森的「Piano Piece No. 9」,一開場就把一個鋼琴上的和聲,反覆139次,怪異且不完全和諧的鋼琴和聲,就這麼由強而弱,再次強奏,漸趨轉弱,之後才迸出幾個彷彿隨機出現的音符,音樂主題的核心再回到怪異的和聲,爾後出現的音符,全不按理出牌,不常接觸現代音樂的人,可能會覺得技巧很高,但是完全聽不懂音符的意涵,和聲詭異,音符進退失據,旋律破碎零亂,抱歉,這就是史托科豪森,這就是現代音樂。


至德堂的燈光是現場錄音的致命傷

但是在史托科豪森令人困惑的音符之外,我更在意的是現場的聲響。音樂會開場十分鐘,我總是聽到後排上方有喀喀的噪音,好像背包上的塑膠扣環扣上去的聲響,一下子在左後方,一下子在右後方,十分鐘之內持續有這樣的聲響,我皺著眉頭,心想高雄的聽眾有這麼不懂規矩,怎麼會音樂會開始,還一直撥弄背包扣環呢?

中場休息,坐在我旁邊的人是南方音響黃裕昌的夫人,我問她有沒有聽到喀喀的噪音,黃夫人直率地說:「很正常啊!那是燈具的聲音。」我張大嘴啊了一聲,不敢相信,但確實很像燈具的聲音,因為聽眾入場時,燈光必須全亮,從六點鐘到七點半,燈具已經很熱了,而七點半音樂會開場,聽眾席的燈光熄滅,燈具熱脹冷縮,就會產生喀喀噪音。我不敢相信的事實是:難道高雄市政府不知道這個問題?連樂友都知道是燈具,高雄市文化局怎麼不想想辦法?這樣的現場錄音不能用啊!


參加音樂會的禮貌仍須教育

此外,聽眾參加音樂會的規矩和禮貌,至德堂也該負起責任,至少在音樂會開場前,像國家音樂廳那樣,提醒關閉手機,現場禁止飲食與交談等等,告知最基本的規矩。我在上半場結束之前,坐在我後方一位女士,在手提包內摸出塑膠袋拿東西,滋滋作響的塑膠袋摩擦生,已經讓我在聽貝多芬第十六號鋼琴奏鳴曲時,氣得想轉身制止,但為了音樂會的進行順利,隱忍不發,沒想到柔美的慢板樂章,竟然變本加厲,拿出保溫杯,開關杯蓋加上喝水的聲音,讓我聽音樂的情緒盡失。

第三樂章快板結束,掌聲響起,燈光一亮,我立刻轉身敬告:「抱歉,請不要在音樂會當中喝水,也不要摩擦塑膠袋,因為這是現場錄音,是為2020高雄音響展紀念黑膠而錄音,很多人為此努力了數個月,請不要讓大家的努力因此而失敗。」說完,我彎腰鞠躬說:「拜託了。」


超越任何唱片的現場魅力

中場休息,我不想留在室內,走到至德堂走廊吹風。陳必先老師的演奏精彩萬分,我從來沒有聽過比今天現場更厲害的陳必先錄音,大師一出手就融入滿滿的情緒感染力,是力透紙背的鋼琴音符,即便至德堂的音響效果,稀釋了若干鋼琴能量,但是藏在音符裡面的強烈音樂感染力,卻像是閃電一般直入腦中,跟著音符的高低強弱變化,體會陳必先式的貝多芬,鋼琴的力度是那麼直接,左右手均衡地對話,和聲的織體與旋律樂句進行的轉折變化,藏不住大師琴藝鋒芒。

至德堂大廳的計時器,顯示再過五分鐘下半場要開始了,我與戴天楷再次入座。拉威爾三首與「水」有關的曲目:「水之嬉戲」(Jeux d'eau)、「海上孤舟」(Une barque sur l'ocean)與「水妖」(Ondine),在八月份與陳必先老師視訊通話中,她說要聽貝多芬第三十二號鋼琴奏鳴曲之前,先來三手拉威爾,帶大家去玩耍一下,用這三首與水有關的曲子讓大家放輕鬆。

晶晶亮亮的拉威爾,愉悅流轉的音符飄散在至德堂的空間裡,天花板上的照明燈,中場休息點亮,下半場開始又熄滅,熱脹冷縮的喀喀聲,我已經習慣了,但是興奮熱切跟上「水之嬉戲」的耳朵,卻還在想錄音師不曉得事後能不能把這些空間噪訊修掉。三首放輕鬆的拉威爾,輕盈流轉地演奏完畢,要迎接貝多芬最後一首鋼琴奏鳴曲了。


爐火純青的人生高峰

從拉威爾轉換到貝多芬,鋼琴家做了稍微久一點的停頓,Op. 111畢竟是貝多芬最後一首鋼琴奏鳴曲,是他一生中最後用鋼琴所做的發言,陳必先老師的貝多芬,從年輕時代征戰歐洲樂壇各大國際比賽開始,就已經引起高度注目,認為他的貝多芬彈得非常好,也能自成一家之言,而現在的陳必先,可能到達了畢生鋼琴詮釋最顛峰的時候,不論是樂念的思考與音色控制的爐火純青。

第二樂章的Arietta,是變奏曲形式,主題寧靜、平和、端莊,似乎是貝多芬晚年的寫照,陳必先老師用她的速度,掌握住不過慢的速度,建構慢中有快、向前推進的力量,我聽得入神,真的,雖然我也愛陳必先老師過去的錄音,但是我第一次聽現場,才知道原來大師的音樂會現場魅力如此震撼,如此強烈地抓住每一個聆聽者的耳朵,讓呼吸也同步了。在晶晶亮亮的音符當中,第二樂章的尾奏竟是如此可愛,如此不具侵略性。

終場,熱烈的掌聲不斷,謝幕三次,現場歡呼安可,但是我想不出什麼曲子適合,畢竟這是貝多芬最後一首鋼琴奏鳴曲,但是陳必先老師第三次走出來,向聽眾說:「該說的話都說完了,不知道還可以再說什麼?這樣吧,我試試看Op. 126。」轉身坐定,6首Bagatelles,從甜美又優雅的旋律起手,銜接上Op. 111第二樂章Arrietta的氣質,能在Op. 111之後,選Op. 126當安可曲,還謙虛地說試試看,舞台上的陳必先用音符揮灑著真摯與熱情,展現音樂令人感動的美感。


期待專業錄音團隊的成果

安可之後,曲終人散,我懷著滿滿的感動離席。雖然,至德堂的空間音響效果,比不上國家音樂廳,更比不上新落成的衛武營音樂廳,但是陳必先老師的演出,絕對精彩,克服錄音現場種種缺陷,難題已經交到錄音師手上了,接下來要看錄音師吳東晏的剪接混音,以及洋活錄音室王秉皇的母帶後製,請務必把陳必先老師在音樂會現場的音符,留下真實又美好的紀錄,我高度期待高雄電器公會紀念唱片製作團隊的後續成果。

廣告

[專題報導] 以時間入味,傳奇III-2020高雄音響展紀念黑膠發表會
今年高雄音響展續以「以時間入味的,傳奇III」為題,繼瓦列芙斯卡、史柯達之後,再次出版自行錄音、製作的黑膠唱片。這回他們邀請台灣旅德鋼琴家陳必先老師,舉辦鋼琴獨奏會,於2019年11月10日在高雄場次現場錄音。《 全文

[專題報導] 可成攜手高雄音響展-余曉怡管風琴導聆音樂會
高雄音響展甫於4月18日~21日熱鬧舉辦完畢,在高雄電器公會邀請下,4月25日我來到台南南門教會,參加「余曉怡管風琴演奏.導聆音樂會」,是高雄音響展的延伸活動,不過主辦單位是珍水基金會/可成音樂班,而高雄電器公會則是協辦單位...《 全文

[專題報導] 92分鐘錄好錄滿-2018高雄音響展紀念黑膠正式發表
2018年高雄音響展紀念黑膠是由國內鋼琴演奏家陳芝羽演奏巴哈的郭德堡變奏曲,在今年8/10、8/11錄音完成後,黑膠白片於日前正式向媒體發表,地點和往年一樣選在台北優聲學音響,所有籌備人員一同出席發表會,包括大展策展人黃裕昌《 全文

[專題報導] 黑膠、CD、數位下載一次到位-令人期待的2018高雄音響展示範片
 
  
(多關鍵字搜尋時,請以半形「,」隔開) 

2020 慕尼黑音響展停辦
2020 慕尼黑音響原預計在 5 月 14 至 17 日於 M.O.C. 舉辦,但因為新冠病毒疫情難測,High End Society 有鑒於近期新冠病毒疫情擴散的發展迅速,主辦單位決定取消音響展,避免展覽期間人群聚集造成新冠病毒傳染風險...《 全文

Triangle Borea BR03書架喇叭
Borea BR03可以,而且不管放什麼,它都這麼柔順,這麼耐聽。如果你喜歡活潑、爽朗的聲音,Triangle中高階的喇叭,有著更多奔放的豐富;如果你只想找一對讓你舒服聽音樂,而且適應於音樂和劇院、通吃各類音樂的喇叭,便宜又順耳《 全文











丞遠傳媒股份有限公司 版權所有 ©2007 HanMedia Inc. All Rights Reserved.